郑向农专栏
王超然
韩世明
伍文胜
陈庄
李香芝
马连祺
王凯
沈小皴
石鸿
张弓 金利
李宗玮
任重
王士彬
刘尚-黑名单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艺术快报

大潇洒者唐云

发布时间:2020-3-25 17:23:12    点击率:109次

大潇洒者唐云


学养、理想、人格构成了唐云艺术创作的三大支柱。唐云的丰富学养和扎实的基本功,以及无师自通的禀赋,使他成为一个大画家。其平民化的艺术理想,使他的艺术始终保持着入世、创新和热情。而他的磁性人格,则使他的艺术如醇酒般散发着永恒的香馥。

唐云学画没正式拜过老师。他学山水画时初习黄公望,后发现他所临习的有正书局出版的黄公望画作为赝品时大呼上当,转而临习石涛、戴本孝、“四王”等人的画作。考察后来唐云的山水画,他显然得法于石涛和“四王”为多。由于天资聪颖加上自己努力,唐云在20来岁时就有了画名,当时的舒莲扇庄还请他作了些扇面。这给予唐云极大的鼓励,促使他更努力地画画,画的画也越来越好,后来竟被人冠以“杭州唐伯虎”的美称。

唐云所起名号有药城、药尘、药翁、老药等,又多以草药入画,这与他从小生活在参药店有关。唐云的另一些号如大石、大石翁,室名大石斋、山雷轩等,则散溢着些许禅意,这也与其居住地和唐家交往的朋友有关。他与净慈寺的若瓢和尚、灵隐寺的巨赞师傅交往颇深。

在唐云20岁那年,他和弟弟妹妹们去游西湖,偶然相遇富阳姑娘俞亚声。他们以画为媒,逐渐进入“相看两不厌”的佳境。1937年日寇大举进犯上海与杭州,唐云携全家避难富阳岳父家。唐云临习过黄公望的画作,而富阳的青山绿水为他提供了创作源泉。唐云画兴大发,在富阳期间创作了许多山水画精品。又因居住于大石山,唐云故自号大石居士。

暂居于富阳时,唐云的山水画水平突飞猛进,但是与朋友相聚的机会却很少。抗战全面爆发后,唐云也想和朋友们一起去重庆或桂林,或者就上前线杀敌。然而父亲不让他去内地,要他继续留在富阳,或者回杭州。正当唐云犹豫难决时,若瓢和尚来信请他去上海,说上海的书画市场不错。像唐云这样以卖画为生的画家,又喜欢热闹,怎好离开书画市场呢?唐云接受了若瓢和尚的建议,带着家人由富阳动身,乘船沿着富春江、钱塘江扬帆而下。唐云原想经宁波转道上海。到了宁波,方知海运封锁,只得在宁波的延庆寺借居半年,直至吴淞口解除封锁,才抵达上海。

接到电报的若瓢和尚约了邓散木、白蕉等人到十六铺码头迎接。旧友新知相遇,自然是一番热闹。按理说一大家人到上海的第一要务是赁屋居住,可唐云见上海街头有不少战争孤儿和乞丐,即与同道商议举办书画展,由若瓢和尚牵头,唐云与来楚生、邓散木、白蕉等朋友在上海大新公司联合举办“杯水画展”,将收入赈济难民。从展名亦可推论,他们明知自己通过书画展能募集到的资金只是“杯水”,拯救不了国难这一“车薪”,但却勉力为之,这体现了文化人的拳拳之心。

如果说唐云此前即享有“杭州唐伯虎”,享有名士之誉,那么到了上海这座人生的大舞台,唐云积极参与各项艺术的和社会的活动,他的名士之誉被迅速放大。

回观历史,唐云迁居上海后所作出的正确决定是主攻花鸟画科。此前他以山水画为主,到上海后发现画山水的高手不少,而花鸟画在赵之谦和吴昌硕之后并无大家,唐云看准了这一发展空间。由于订画者需求不同,他以华新罗、金农、八大为师,所画花鸟布局章法奇特,设色秀妍,生动有致,颇受好评。之后,他又融合赵之谦、吴昌硕等诸家技法,成一家气象,兼有北方的沉郁雄厚又有南方的清新俊逸,终成一代大家。

待唐云在上海画坛站稳脚跟,随后又在几所艺校担任教授,他的经济状况大为改善。大凡书画家都有收藏的癖好,既可赏玩又可借鉴,唐云就是其中的一位。抗战时期,唐云在一家古董店和一个日本人同时看中一尊六朝石佛。如当今的竞拍一般,互相叫价数回,唐云最终以一百石米价夺得。当时买一亩地只有几石米价,唐云为此告贷卖画大费周折,但“杭铁头”的美名也由此扬播。唐云将这尊石佛请回家后就供在大门口。唐云外出归来,随手就将棉帽扣在石佛头上。圈内朋友感叹,不让国宝沦落外国是唐云的原则,随意把自己的帽儿扣在石佛的头上,则是唐云的潇洒。

唐云十分痴迷齐白石的画,对其画的花鸟草虫尤为钟爱。一次,唐云发现一张《群虾图》气韵生动,白石老人用粗细浓淡软硬的笔墨线条,把群虾画得如在水里一般,唐云抢一样买下挂于自己的书房。漫画家张乐平到唐云家玩,见书房中齐白石的《群虾图》时眼睛一亮,喜欢不已。唐云见张乐平喜欢,便爽朗地说喜欢就拿去。张乐平也不客气,收起画就告辞。此后的某天,张乐平陪唐云去广东路古董店,见墙角处有一堆轴头杂乱无章地放在地上,一问得知是卖给外国人的。唐云让其打开看看。店员随即一张一张翻给唐云看。突然,唐云叫了一声停,说发现了一张宋画。店员笑道高仿的,唐云不管,随即买下该画。正当唐云掏腰包时,一旁的张乐平抢着付钱,说上次唐云送他齐白石的画,这次卖个人情给他。

这幅所谓的高仿画其实真是宋画,初看很糟,画面也有些破损。唐云取了画直奔上海博物馆,请裱画师重新装池。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破旧的宋画裱好后焕然一新,其笔墨神采岂是仿者可为。唐云喜不自禁,挂在书房内,天天赏析琢磨。唐云得宋画的消息不胫而走。唐云的好友——时任广东省领导的魏今非正好在上海开会,得知消息赶到唐云家,希望唐云将宋画捐与广东省博物馆。魏今非原以为要费一番口舌,不料,唐云欣然答应。此事在上海和广东收藏界传为美谈。

大多数藏家收藏作品是为了日后能卖出好价钱,珍品收入囊中即束之高阁秘不示人。而唐云则不同,收到上佳之作后都悬于书斋,邀上三五好友共同赏析,研究其章法布局以及笔墨技巧,以此提高收藏眼力,同时也滋养和提升艺术创作的功力。唐云所收藏的书画作品洋洋大观,有董其昌、恽寿平、邓石如、陈鸿寿的,有四王四僧、八怪的,还有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的,从元朝至近代的名家精品几乎应有尽有。而其中尤以八大、石涛、金农三家的精品最多,也是唐云最喜爱展玩的。

唐云嗜茶,于茶道亦是高手。他对紫砂壶情有独钟,尤嗜曼生壶。当时收藏界以收藏名品巨迹为主,紫砂壶还算小玩。唐云认为紫砂壶为中国文化独特的代表之作,流散民间保护欠佳实在令人心痛。唐云寻寻觅觅,得藏曼生壶八把,欣喜之余,便将自己书斋命名为“八壶精舍”。

唐云的善饮是出了名的。世人皆言,不能喝酒,又如何能成风流名士呢?唐云黄山游览时,随身背了个酒篓,里面装了10斤黄酒。快接近天都峰时,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岩石上,边观云海松涛,边饮酒抽烟,直到夕阳西下,这才带着几分醉意,摇摇晃晃地从仅一米来宽的鲫鱼背上跨了过去。入夜,明月高悬,唐云在朦胧中提笔作画。不多一会儿,一棵苍茫古拙的松树便跃然纸上,并且还赋诗一首:

山灵畏我黄山住,墨溉长松十万株。

只恐风雷鳞甲动,尽成龙去闹王都。

魏晋时代的名士,都有着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佳话。唐云亦然。凡他到友人家去,从来都是不速之客,事先不打招呼。朋友们说他是“脚踏祥云,自天而降,御风泠然,何其善也”。

唐云的艺术道路是对海派优秀艺术传统最好的诠释。在定居上海之前,他是一位较早熟的山水画家。作为海派艺术家,他很好地解决了艺术家普遍遇到的难题——创作上受市场需求的影响,以应酬、出售为目的的“有所为”的作品较多,而纯粹追求艺术质量的“无所为”的作品较少。如何协调好市场与艺术的矛盾,唐云的经验在于:一是临摹古画,时刻不忘基本功;二是吸收时代气息,从生活中汲取营养;三是提高文学修养。

书法家篆刻家邓散木评唐云题画诗时说:“唐云把东坡乐府快都细嚼缓咽尽了,‘诗不求工字不奇,天真烂漫是吾师’,这是他的看家本领。”

唐云生前曾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代院长、名誉院长等职,西泠印社理事。出版有《唐云画集》等多种。



当代美术家网 · 官网

《美术家志》

·

范围

| 展览 | 空间 | 推广 | 交易 | 营销 |

诚邀

| 企业 | 私主 | 艺术家 |

合作 · 对接

18905310507(微信)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