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向农专栏
王超然
韩世明
伍文胜
陈庄
李香芝
马连祺
王凯
沈小皴
石鸿
张弓 金利
李宗玮
任重
王士彬
刘尚-黑名单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艺术快报

伯鸿书法散记

发布时间:2020-3-25 17:21:43    点击率:129次

伯鸿书法散记


我从来不认为是在写字,认为是在感悟历史,呼啸苍桑,用我的笔在文化诉说……

 

尊重自己的文化思考、生命体验,把对历史的幽思、人文的叩问、自己灵魂的苍茫与怅望笔魂墨歌,且思且行,真诚的去书写,就是这样的……

 

我贯通儒释道,曾观百家言,书法是文化,是一个书者的灵魂外构,文化符号,心灵镜像,什么样的人文境界写出什么样的作品,不会错的。

 

技法没有什么,要师古人心不师古人迹。临帖要感悟其意脉、风神,和古人跨时空的千古对话,临可以那么临,写时要变,大象无形,将传统的东西的意涵、元素融在其中,创作时依心不依体,完成整合。

 

心法是大法,书法的技法不在灵魂和文化的参照系上去考量,终究是术而不是道;道可道非常道,常道是俗道、死道……

 

当以道驭术,用道眼看书亦是一术,看画,亦是一术,看文,观史、写作、识人等等又都各是一术尔,大道覆之,焉有逃焉、逸卒?全在道的覆阔内。因此,大道无门,心为枢轴,开合只在一念间,不须有形之门……

 

以术可以观其道,如看书画,画品、书品;术是有形的,是器,是有限的,可以看其作者的道(无限的,思想、文化、品识、境界等等)反过来,由道可以知器、知术。道;虚的、无形的、形而上的,在一个个体可以代表他的思想、文化、见识等等,通过交流,虚的时空对接,可以体会到他的术和器是什么样的状态,境味……因此说,形而上和形而下是统一的;可以以道知器,亦可以看器观道,大家体会并思悟之、很有意思

 

都是涂涂抹抹,随心而行,以笔墨遣怀、驱寂罢了,首先是愉悦自己,自己玩的高兴,然后是文化普世的潜在功能,我每一次发都有几十人喜欢、点赞、关注等等,这就是独乐并众乐乐,这就挺好,别无他求。

 

中国的诗书文画最终都关之境界,气息、神韵。其韵味气息一俗,其技再工,也为下品。所以,不是拼有形,在拼背后的东西,学养、文化结构,宗教参悟等等。心里有才能有,内里苍白或在生活中就是一个市侩,写出来的一定是平庸的东西,大家悟之。

 

创作就好像造一部机器,临各种帖就好像采购零部件,有一个二度整合问题。照搬照抄还用等等人吗,可叹的是满世界都这么干,在欺世盗名。

 

书者的人文精神和文化结构的高度和他作品高度是一致的。再一个就是真诚,回归自我灵魂的深度,对文化,对世像的哲学思考程度也能影响笔墨的意味和韵深。

 

我是从有为法走过来的,文学是童子功,年轻时在大型国企党委宣传部、党办等部门,当过企业报主编,后来主编过刊物。后来在文化江湖混迹。对儒墨道法易哲诸学都有所涉研,是从有为法走过来的,后来又参悟宗教、玄学。世间法是学是纳,出世法是无为法是空是拋。

 

出世法是无、是空是拋。世间法讲学通,无为法讲悟通。世间法讲有、进、学;无为法讲参、悟、空。

 

在孤行中,但我仍信吾道不孤,行路有伴。感谢大家文化的温暖,神契的相知。这个社会充满着很多荒谬,浮燥,贪婪。人人都在向外拓,其实最应该回到的就是自己的内心、文化自觉与文化思考,重归灵魂,生命之本质,人生之真谛,不盲从,不虚妄。很多人都在写心经。心经怎么说呀,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当代人太‘妄’呀!

 

三教从来一祖风,佛家曰空,道家曰无,儒家曰静,各派教义不一,殊途同归。

 

是的,我走的这条路肯定是孤独的,但满世界的俗书,所有人都那么写,媚俗和扁平化的东西,没有意思,若那样,就不写了,玩别的去。我的心很淡然,从来不做商业宣传什么的。前年收了两个学生,掏学费喜欢我字的,网上也有人求字的,打款过来的,我从不主动去搞什么名堂。淡远江湖了,我曾经给上亿身家的老板当过顾问,在省级研究会担过职,都辞去了,妖魔鬼怪各色人等看的太多了,很多都是皮相的东西,腻了,够了,回归书斋,灵魂和文化的回归,思考一些东西。

 

文学是我的基本功,后来对儒墨道法易哲诸学有所涉研,后有参悟宗教,从有为法到无为法走过来的。有为法是吸、是学是纳,无为法是空是拋。三教从来一祖风,儒家曰静,道家曰无,释家曰空,殊途同归,都是在讲一个东西。

 

吾三教皆修,大法无拘,大道无碍,我写的东西你能看明白吗?心理年龄和审美年龄太不搭了,思想和审美上像个小朋友。

 

我临书帖,不住心,不求甚解,取其气息、脉韵就可以了,妙在进于不进之间,若有若离之态,创作时用魂意或取或用,或生或熟,结合文句联意而融之,这是我的体会。

 

手挽千古的寂寞,脚踏永恒的孤独,奶奶的,我没出息我怕谁,哼,就这玩意。

 

我忽然觉得得端庄些,文化些,此等样子,岂不让众家兄弟耻笑,让圈外人看低我们,不行,核计来核计去还得装;什么叫文化?顿悟:文化就是装像!

 

我就是胆大点,没那么些条条框框。很多人把这个东西推向神坛,神秘化了。不就是写字吗,尊重自己的文化思考、生命体验,真诚些,把笔墨看作自己灵魂、文化、哲学诉说的工具和载体,写就是了。是一种修行,对自我来说,亦是一种文化救赎。对客体受众而言,是一种文化普世。佛说,我即世界,世界即我,个体本我灵魂上的痛点、茫点、柺点也是他人的,大众的,当我们能够概括、聚焦地用笔墨形式将其生发开来,境味释发出来,就会跨时空的和受众的灵魂对接从而共振,这也就是创作、作品文化功能的体现,否则我们为什么书写。不是写字,在造境,因此,布局、结体、笔法、墨法、线质的游离和刚柔等等都是为了境味服务的,应该相辅相成。我的一些体会,不揣冒昧与兄台交流。

 

谢谢了。我很重视理论思维。恩格斯说:一个民族的理论思维的高度影响其文化思想和作为的高度。理论思维是前瞻的,阔纳的,指导实践的。现实中很多人是实践思维,它是滞后的,缓慢的。都是用时间,笔墨总结出来一些东西后再操作,还出现露点,因此,从方法论层面而言是得不偿失的。要有一种高级的理论匡定和思维建构。在别人和我交流时我很少就技谈技,因为,技法问题不放在文化、人文精神、价值取向的视角去谈終是未触其质,还是皮相的东西。书者的人文情怀很重要,真诚度很重要 、宗教的悲悯精神也亦重要。

 

书法作为中国文化的核心精神,只有座标在传统文化、哲学思考这个座标系上去谈才可以入骨,或言书道。以道馭术、馭行、馭器。

 

人一痛苦就出来哲学了,先想自己,由己及它,慢慢就想明白了。然后再从小我、到大众。社会、历史的昨天和前天等等,都是由痛苦这条线牵出来的。

我也就是说说我的体会和感受。学过哲、文、易等东西,从理论和理性层面似乎能廓清一些。对任何事、任何人、任何情勿执、勿念、勿著。都是俗世间客,红尘如寄,人生若旅,都是皮相,都是擦肩而过,云淡风轻,化有于无即好。

 

我研易二十多年,道法器用理占均懂。易道的江湖我在本地曾名声甚赫,现在淡远了。我在辽宁省周易研究会担任过要职。数术之道我曾经15分钟挣过两万。呵呵,没啥意思。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灵魂和枢轴,不通易难以纵深学问。因此说,它钩深索隐,旁及万物,周罗百代。

 

呵呵,没有思想的苦难哪有灵魂的涅槃。好像在写字,不是,是在拼文化,步哲思。是一个书者对历史、大千、人文的思考与价值取向和评判,哪是写字那么点事儿。书法问题是一个复杂艰深的问题,和一个人的文化结构、学养、经历等等关联甚大。我一般很少和人交流,因为学问壁垒太多。文学我是基本功,然后参涉儒墨道法易哲宗教诸学,受过比较交叉立体的艺术训练,年轻时拉过小提,作词作曲,搞过标识设计,搞过策划等等。17岁读罗丹艺术论,21岁读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哲学手稿等等。王朝闻的美学散步,朱光潜的美学论集也读过,还有等等很多东西,是将文化杂揉在一起形成自己的体系用笔墨诉说。若忙不用回,我这是散谈一二。

 

谢谢兄台,我是把传统的很多元素揉在创作中,求其韵而不求其显,步其意而不拘其形。大道无形之句人人都知,用者鮮矣;都那么写,写等等体,其器象拘于有,气象小矣。我很少与人交流,用笔墨诉说,其象见矣,其境渊矣。知者自知,明者自明,作而不述,构达天听,指其魂魄要旨,尽矣。一直在路上,一直在人文、社会、历史、价值中拷问,且走且思,就是这样的。再谢鼓励,秋好秋健。

 

谢谢了,无名无位,将很多皮相的东西淡远了。省级研究会的副会长,刊物主编,上亿身家老板的顾问,策划师,还有什么书稿主笔等等,都是他妈的扯蛋,回到斗室自己跟自己扯,在笔墨中潜行清修,在灵魂上思考拷问……等等,就是这样的。现实红尘中太多的虚伪和荒谬,很多人在煞有其事的装逼,甚而装逼成瘾,不装逼就干不了别的了。从灵魂模式到创作模式,只是在炫技,在匠气,没有心灵层面的东西。心法为大法,真诚地书写,非常简单的事情,让这帮人弄得假模假式,没有灵魂的观照,没有价值取向的研判,没文化呀,呵呵。再谢鼓励。

 

谢谢抬爱了,在笔墨中修行,在文化上救赎,在灵魂中拷问,一直在路上。非常渺小,若大千一微尘。谢谢鼓励了。

 

告诉大家,能悟的自然能悟。书法创作是写精神不是写物质;是写虚不是写实。如果写实笔笔中规中矩,写出来的是而不是。写精神、写虚好像不是反而大是。因为将其精神质性、境味表达出来了。这几句话很有价值,能悟者进矣。

 

临帖是临其意脉,神韵,包括技法,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得能进得去出得来,很多人写死了。只有在似是非是之间才能在后来取用而不拘泥,才能腾挪取闪,控字控意控形。

 

是的,要做字的主人,不要做其奴隶。不要把等等名家什么的当回事,任何东西都只是参考。几年前,我在一个书群说我个人不喜欢王的东西,相比而言圣教比兰亭温润些,然后群里有人就大呼小叫,似乎我大逆不道。我骂他们,你们这帮奴才,犬儒主义之毒浸其太深,怎么,我不喜欢王羲之不可以吗,连唐宗宋祖都可以评说,说不喜欢王就大逆不道了,呵呵,当奴才当到死拉倒。没有文化的独立就没有思想的独立,没有思想的独立就没有人格的独立。没有人格的独立就没有创作的独立,风骨的独立,哪是写字那么点事。书法为小道,呵呵。

 

艺术是创造,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技术是复制,简单劳动。等等都在炫技,会等等体,看不到书者的人文精神,价值取向。僵尸一样等等的东西,写多少对自己、对文化都没有意义。

 

中国的诗书文画最终都关之境界,气息、神韵。其韵味气息一俗,其技再工,也为下品。所以,不是拼有形,在拼背后的东西,学养、文化结构,宗教参悟等等。心里有才能有,内里苍白或在生活中就是一个市侩,写出来的一定是平庸的东西,大家悟之。

 

很多人没有文化,心里没有,笔下怎么能有,因此,他的文化表述是平面的、苍白的。只有文化的思考和书写,才可能有纵深、有余味……

 


当代美术家网 · 官网

《美术家志》

·

范围

| 展览 | 空间 | 推广 | 交易 | 营销 |

诚邀

| 企业 | 私主 | 艺术家 |

合作 · 对接

18905310507(微信)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