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艺术快报

八十又一寿,走近齐鲁画派魁首王旭东

发布时间:2019-7-21 11:42:21    点击率:171次


八十又一寿,走近齐鲁画派魁首王旭东

 

今年是王旭东教授的八十一大寿,去年想好好庆祝一下,王教授不允许,说年纪大也吃不了多少,不让排场,免得浪费,小范围老少朋友聚一聚,说说话比什么都好。

 

每次去王旭东教授家都是约好,敲门三下,阿姨开门,王教授一般都是静静地坐在老式实木联邦椅上,见我进门放下书,我们基本是有事谈事,一般不超过半小时,一是因为他腰肌劳损不能老坐着二是年龄也大,看他疲倦我也不好意思。由于近几年眼睛不好,他一般上午作画,午饭后休息至2点,然后翻阅一些齐鲁古迹文化书籍,对一些社会活动,能推就推。他清醒地认定自己是画家,不是社会活动家。

 

对于王旭东教授来说,只有画画,才是本性。

 

王旭东对自己有个要求,并刻了一枚闲章:不留劣品在人间。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就名扬中华,标志着齐鲁文化的“一山一水一圣人”元素符号连同王旭东,震撼整个中国美术界、美术评论界。

 

王旭东大智若朴,执拗的外表下是对人对事物的大随和、大理解、大宽容;他简单甚至简陋的生活和为人里面,包藏着无比丰富的美,这美往往让人感觉仿佛简单得能看透,而越接近他,才越感到他的丰富之美,深邃博大。他身上有山东人的朴实和执拗劲儿,也有东北人的直爽、大气、敢说、而且能说到点子上。只要任何事情不干扰到他或少干扰到他,先生给人的感觉是他连多看一眼都不会,更不会发表议论。他不会逢场作戏,不会有意配合任何其他人组织的活动,有时候他被请到一些场合,如请他讲话,能讲就讲,如无话可说,连一句客套话都没有。

 

王旭东先生的性格就是懂得坚持、坚守的性格,有与生俱来的定力。一个艺术家、一个读书人,只有有定力才能说得上有动力,只有懂得坚守才能懂得进步。的艺术就是对山东地域文化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执着、纯洁的坚守。他的坚守和执拗,不是僵化、死板的、被动的守候,而是清醒的坚持与守护。

 

王先生平日里深居简出,从来不爱凑艺术界的热闹。因为王先生有个准则,就是不熟悉、不预约不接待。在如今这个酷爱炒作的书画界,王先生似乎成为一个异类。作为晚辈的我于先生交往时间一久,也就成了先生的学生,每次去都会看到阿姨替先生接听电话,像浙江西泠、中国美院、北京李可染画院、国家图书馆以及国字号的艺术或出版机构的相熟单位都会接听,其他则挂掉。

 

 

目前的山东画坛给人感觉混战大乱,谁也不服气谁,真正验证了山东更严重于他省的文人相轻弊端和陋相。而且愈演愈烈之势,以某些艺术机构的院长、主席为代表,权利当先。各路人马会争相拼搏,出现数路领军人物领军混战的局面。只要有钱有权就收入麾下,成为弟子,整一个艺术“垃圾收购站”,这在专业人看来就像是小丑在表演般的可笑,或许,小丑们可能不懂或者忘了,以往的大家,都是被各自特殊的历史和社会机缘所造就,也不单纯是绘画的事儿。真正让历史记住的是那些为艺术事业和地域文化的创造贡献者。

 

而现今的所谓名家、大家之所以居高位,很多不是因为其作品本身,更多的是权利把他们推到高位名家,从中美协到省美协每一次重要人物变更,就意味着一批画廊和藏家几多欢喜几多愁,赌准了喜笑颜开,上届的接盘者砸在手里,欲哭无泪久之,即成恶性循环,更容易导致这种局面的出现的导火索笔者曾亲历一位在2012年买的一位省美协主席作品,近5万一平尺,据说这位主席能升为中美协副主席,在无果后,价格持续下滑,更在几年后卸任省美协主席及其他职位后,一落千丈。

 

不止一位在京或鲁的书画同道朋友说过,如果王教授的平台在京城,早已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山水画大家了。其实,退休前在国内画坛已经占据一个较高的艺术地位的王旭东,只要进驻北京,用不了多久就会唱响全国的一代大家,对此,王先生一笑了之,说:“我是研究齐鲁文化,用艺术弘扬齐鲁文化,我应该在山东,去北京干啥啊,再说了,真成了大家,天天应酬,哪有心思画画和搞研究,我不喜欢,现在国家对我们有优厚的照顾,要那么多钱干啥啊”。这些话对目前腐朽之风的画坛来说,就是一股清流,格格不入。即使将来,无论画坛如何“混”,王先生这样的画家会越来越凸现他的价值和意义!

 

一次在社交媒体的微信朋友圈中看到一位画廊乔姓老板发了王先生作品并配了几句话“王旭东,山东艺术学院教授、国画研究室主任,是目前年龄最大、画得最好、成就最大、威望最高的国画大家,即使张志民、梁文博见了也要恭恭敬敬叫王老”,无独有偶,有位极具潜力的年轻画家卢冰跟帖道“我在山艺就读时,王教授曾经给我们授过课,教学严谨,无论是人品还是艺术都值得我们尊敬”。诸如此类的对王旭东教授高度评价非常多,从这些画坛年轻才俊和藏家所透露出的信息中,让人感到画坛对于王先生的敬重。

 

王先生在山东受到来自各方面真诚的敬重,有时候来自他的善意和对普通人的无私帮助,有个别人打着求人办事原由去先生家求作品,回头即在市场低价出售,按现在艺术市场来说这属大忌,要搁别的画家早拍桌子怒斥了,但先生不以为然,笑呵呵说道“我能对他有所帮助,不管是办事用还是能换俩钱,也是我力所能及的心意吧”。或许,这种善意,正是一个像王旭东先生有着艺术影响力的人物才能产生的文化副产品,或者说正是先生一个有着文化魅力的人对社会释放的影响力。

 

王先生在济南一个临山的普通小区居住,再普通不过的两居室,平时深居简出,过着淡泊俭朴的生活,看似并不参与这个城市的许多热闹事儿,但他在山东乃至全国的影响却是时时刻刻存在着的。多少幅“一山一水一圣人”作品、济南胜景作品、齐鲁名贤名地作品,包括“一带一路”大山大水系列几乎都出自这间简陋画室。

 

与王先生交往长了,你会发现他是个没有明显标签的人,按照现在流行的话说没有“仪式感”,这与当下很多稍有名气的艺术家差别很大,很自然很轻松的交流,让你在他身上既找不到读书人的执拗,也找不到文化人的酸腐,他既不随便与人酬唱游戏,也不孤僻冷傲拒人千里,他就是那样按照一种浑朴自然的生存习惯生存着。

 

王旭东,熟悉他者,欣赏之,不熟悉者,怪异之。于他来说都无所谓。正是这个无所谓才能体现了一位国画大家的高度和朴实。

 

外界以为王先生不主动掺和一些热闹的事,甚至连美术界的事都不主动参与。其实,他正是以一个局外人静观的冷静,来与生活、与艺术发生关系的。他关心世界上新近发生的一切事情,他的思想,纯净活跃而清醒,还有无穷的趣味。我时常记录一些先生与人谈话的片言只语,觉得字字句句都是思想与智慧的光华,同时闪烁着先生的性格魅力和意趣

 



文/当代美术家网运营总监/齐鲁画派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室主任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