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艺术快报

钱诗贵日记:网友为什么一边倒炮轰范扬书画作品?

发布时间:2019-7-21 11:32:31    点击率:165次


钱诗贵日记:网友为什么一边倒炮轰范扬书画作品?


尽管我写了有关范扬的文章达3O篇之多,但我慎之又慎,生怕把话说过了头,所以每篇文章还是仔细推敲的,不会乱讲。

许多人一直认为我有关范扬人品文章写的不少了,还应该在范扬书画作品点评上下功夫。

我不反对这个说法,有关范扬书画作品点评的事肯定要写,只是想先把人品方面的文章写完写透后再说。

谁知网友针对范扬书画作品的点评直奔主题,根本不绕弯子。以致我不能不改变写作计划,先把著名文艺评论家董江海所写范扬文章后边网友的跟帖再次整理一下,让读者看到什么叫真实不虚。


网友直击书画说:“莫把风景速写做山水画。”

这话讲的够狠了,范扬在吴立平的炒作下,直接成了印钞机,连瞎写乱画的作品都被画廊老板排队用现金抢走了,以至范扬的风景速写都当作宝贝,高价购买。

为什么画廊跟风这么厉害,还不是当时的范扬作品走俏,有钱可赚,画商岂可放弃这一良机。

 

当书画成了商品,艺术价值并不重要,谁舍得投入资本炒作,谁就受益。吴立平正是看准了这个商机,花了数千万用于包装范扬,就成功地将范扬的作品从每平方天6千元暴炒到15万元,只不过范扬成了13亿富翁画家后,没有回报投资人吴立平,以致吴立平破产,才把投资人和书画人狼狈为奸,欺骗市场的行径暴露出来。

 

真相大白后,人们才猛然醒悟。

书画市场之乱,应该到了彻底整顿的时候了。

 

网友艺海一粟说:“那破字还到处题字,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

范扬原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所写字并不卖的,都是赠送的,用他的话说,就是“自己不会写字。”

 

谁知有的老板说:“范老师的字有特点,应该卖钱。”说完后直接把2O0万划到范扬帐上,以每张3千元价格求购。

 

范扬一看有利可图,便卖起了字,吴立平说一张画可以卖到2万以上。

 

说实话,范扬在炒作中心态发生了变化,自以为真的天下第一。吴立平说就是要把范扬包装成无所不能的大艺术家,书法是其中一项。为了包装范扬,花点小钱就能让书画评论家睁眼说瞎话,陈传席就是其中的代表。他竟然说范扬的字是,“范扬的画之所以能'笔厚墨沉',根底也正在于其对书法的深入把握。老实说,我见过很多当代书法家,其对书法的认识鲜有超过范扬者。 ”如此盲目吹捧,真的令书画界蒙羞。

 

网友说:“范扬的画纯属自娱自乐的风景画而已,再不要冠以什么大师了,在泱泱五千年历史文化的国度,中国画如出现范扬之类者是对中国书画的误导,范扬对自已的作品不以为耻,反而为荣,在混沌拜金,价值观伦丧的时代,出现诸如范扬之类的所为画家,实乃国学之悲哀………………”

 

此话让我无语了。

 

我迟迟不肯点评范扬的书画作品,是觉得没有多大意义,网友把该讲的话都讲出来了,就不想重复了。

 

网友仗剑行江湖说:“俗,草,屌…糟粕比比,拿涂鸦当雅作,有违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呜呼哀哉!”

 

我写过画家周京新笔下的画作是“脏乱差”,用此形容范扬的画也恰当,不过,说范扬的画是“土匪画风”更准确。

 

 

网友许6928说:“中国画的提高不是靠技术完成的,是你得有一个出尘的心,画的是尘世之物,却意在尘世之外,这是中国画的天人合一的最终思想的表达,看一看黄宾虹先生的画就明白,不是画佛画道就出尘,范先生已有很好的画技,缺的是出尘的意境,是学范增拿技术去变现金钱,还是学黄宾虹走自我境界的提升?就靠他自己了,别人帮不了他。”

 

此网友所言极是。还是希望范扬虚心接受批评,先把人做好,再把画画好,彻底改变自己为好。

 

此时我在宿州,正陪同博士团调研新农村发展的变化,没想到不少博士对书画兴趣很浓,看过我写范扬的文章,因而有了共同语言,相谈甚欢,只是行程甚紧,没有完整的时间探讨书画话题。

 

网友直言不讳,对范扬并不是坏事。

如何把坏事变好事,这应当是范扬当下迫切要解决的头等大事。

(钱诗贵戊戌日记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