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人物画资讯

当代国画家生存状况调查:书画名家走穴应酬

发布时间:2018-4-5 8:39:41    点击率:879次

当代国画家生存状况调查:书画名家走穴应酬

 

多彩的生活、自由的时间、优厚的收入、高等的地位,让画家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然而,在光鲜背后,职业国画家面临着不同的生存烦恼:那些刚从艺术院校毕业的学生,被画廊签约的寥寥无几,大多还得依靠家庭的支持;那些底层画家画了几十年的画,有的甚至一幅作品都没有卖掉;那些已经成名的艺术家更是要天天忙于各种应酬。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方式,职业艺术家各自述说着不同的生存状态。

  书画创作群体数量庞大,业内人士表示,全国目前有50万左右的画家,仅书协美协就拥有各级会员万余人,画家的层次和社会地位各不相同,包括国家级会员、省级会员、各等级画院供职人员、美术学院和各院校的艺术教师及其弟子等,此外,散落在民间的书法、国画爱好者更是不计其数。这些书画人的生活状况和收入水平悬殊极大,有日进斗金的大腕,也有混迹漂泊、艰难糊口、朝不保夕的书画从业人员。

  书画名家走穴应酬

  有不少国家级的书画名家,一幅画作可以卖到几万、几十万元甚至百万元,可谓是功成名就,日进斗金,他们不用为生计担忧,相反生活富裕。但是,这些知名度高的书画家却经常被俗事缠身,难有静心创作的空间。

  近几年来,书画市场持续走热,书画家和他们的作品受到藏家和投资者的追捧,与普通书画家相比,作品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形成了特有的“名家书画经济”。名家因其自身的知名度和作品的市场价值成为不少商家眼中的“香饽饽”、“摇钱树”,画展、剪彩、笔会、出版物等邀请纷至沓来,请客吃饭、索求作品的人更是络绎不绝。其中,名气很高的画家不需要借助各种应酬来博眼球,反而更需要自己的创作时间,所以,对于此类活动他们会有些排斥,能躲即躲。相对而言,名气较小的画家则希望借类似活动提升知名度,于是频繁参加大小应酬。

  市场上有实力的画家一般有名家后代、社会知名人士、各大画院、美院、书协美协等体制内的画家,以及不少更高兴别人称他们为“艺术家”的跨界者:大商人、政府官员等。这些画家身处精英圈,围绕其画作收藏的是一些达官贵人,画家显赫的身份地位也成了他们画作畅销的原因。

底层画家艰难糊口

  与光鲜亮丽的名家生活不同,很大一部分画家为生活所迫,从798到宋庄艺术区,画廊、工作室频繁地开业和关门也见证了这些艺术家生存的艰难。

  一位常年定居在艺术区的画家坦言,在艺术区内,他见证了太多由于经营不了工作室和作品而倒闭转行的艺术家。其中一位青年艺术家满怀信心来此开办工作室,工作室成立初期有成群的朋友来道贺,并表示羡慕。但是,随后他发现按自己理想的风格所创作的画作并无人问津,即使勉强卖出也抵消不了创作成本。此后,他开始随波逐流,大量模仿,创作一些市场上较火热的作品类型,甚至是“行画”。可以说,市场在变化,他的作品也在变化,但是尽管如此,这位艺术家仍没有改善经济状况,没过几年,他的工作室越来越小,吃住行越来越差,人也憔悴,最终,工作室无奈关闭。

  业内人士估计,目前专门搞书画创作的艺术家有80%左右的人被经济问题左右,无法完全静下心来搞艺术创作,有80%-90%的书画家没有经济实力出版自己的画册,进行宣传和包装。很多挣扎在二三线的画家为了提升知名度,不停地参加各种书画大赛和展览,但是他们获得的奖牌、证书,并不会给生活带来大的改善,反而平添了一份买书、参赛的费用。而且,大多数靠卖字画为生的书画人都面临现实问题:精品的创作费时费力,书画家没有出名的情况下,精品反而难以出售,书画商也不会出大价钱收购,为了生存不得不“量产”作品。

  “曲线救国”以画养画

  书画群体两极分化的现象已十分普遍,尤其是书画作品价位的差异,高得令人咋舌。拍卖会上一幅名家作品往往标价数万到数百万元不等,与摆地摊的普通书画从业者一幅作品仅售几十、几百元形成鲜明对比。画家的成名并非一朝一夕,而是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画家生存的模式形成了几种类型。

  以副养主成为很多画家的无奈选择,在进入职业画家的轨道之前,先为将来推广自己、创作作品积累足够的资金,用经营生意赚来的钱铺就自己的画家之路,可谓“曲线救国”。他们一般从事的是美术的衍生行业,比如卖画材、搞培训、开设计所、开办美术培训班等,在艺术逐渐市场化,画家讲究包装和推广的今天,他们在当画家这条路上,已经走到了只会埋头苦画、等“伯乐”降临的那些人前面。虽则如此,想要实现“画家梦”依然很遥远。

  目前,以画养画的人很多,有的画家靠卖自己的作品来养活自己,有的画家靠画一些行画订单来养活自己的艺术创作。作为职业画家,卖画是必然的,因为他除了靠卖自己的作品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任何经济来源。在卖自己作品很难的情况下,选择画行画挣钱,期望有钱再画原创。但是行画以临摹为主,不太讲究绘画技巧,长期临摹,容易导致真正创作时出现浮华、艳俗的毛病,“毁眼毁手”。

  此外,还有部分画家被动生存,他们或耐住寂寞静心创作,这类画家省吃俭用,常驻画室,不停创作,也不停地在推销自己的作品,艰难生存;或被人养着,等待时机。被画廊代理最好,但是只有极少数人会如此幸运,更多的人靠家庭支持,等待着一朝成名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