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人物画资讯

艺术品典当的现实困境

发布时间:2016-5-27 13:31:52    点击率:611次

股市遭遇洗劫、拍市遭遇调整,手里有藏品却缺钱的艺术品投资人近来将目光转向了艺术品典当行,看中了其变现周期短可赎回的优势。然而多数收藏者却吃了典当行的“闭门羹”,艺术品典当在鉴定估价、保存变现等方面具有极强专业性,使得多数典当行对此望而却步。艺术品市场真假混杂,鉴定难度大,价格评估不确定,专业古玩字画鉴定人才十分缺乏等成为制约艺术品典当行发展的主要原因。典当行如何保证鉴定估价公平性?典当藏品如何保证仓储的安全性?等等问题的解决需要艺术品交易整个链条的完善和专业水平的提高。

  尴尬的市场
  书画收藏者王磊在前几年艺术品市场火爆时入市,但是近两年市场进入调整期后,他拍到的书画收藏品也因价格泡沫破灭而无法以理想价格出手,偏偏他的企业又遇到了资金周转困难。于是王磊找到典当行抵押了自己的一幅字画藏品,从而借到了几十万元,他准备在6个月当期之后再赎回藏品,这样既救了急,又避免了低价抛售藏品带来损失。
  收藏者张先生也有类似的遭遇,本来他想从股市赚得资金再转投到艺术品市场,没想到遭遇股市暴跌,不仅赔掉了几十万,还得需要典当收藏品来渡过难关。
  一般情况下,艺术品典当可以拿到当品市场价值50%到70%的当金,虽然会低于拍卖价格,但是可以赎回,用不着忍痛割爱,还能够拿到应急资金,而成本仅是每月4.7%左右的佣金。
  不过王磊他们典当字画的过程并不顺利,有的典当行即便生意上门也不愿意接,而能承接艺术品典当业务的典当行寥寥可数,完全处于卖方市场,收藏者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据文化部市场中心统计,在目前全国近7000家典当行中,从事艺术品典当业务的只占千分之五,全国能数得上的开展艺术品典当业务的典当行大概只有5家。并且有的艺术品典当对象还并非完全意义上的艺术品,往往是以玉石珠宝黄金为主,古玩字画典当的数量占比还非常小。汽车房产则是典当业务中的支柱项目。
  艺术品拍卖市场早已达到上百亿规模,今年春拍市场成交额也达到了244亿元,作为融资渠道之一的艺术品典当市场却为何不受重视?“艺术品不像黄金的价格有公认的标准,一幅画的年代、作者、画法等各种因素,都会导致市场价格差别很大。”北京一家典当行的名品鉴定师刘鸣说。
  收藏者现实中的艺术品典当遭遇是:通过各种途径能够看到艺术品典当的广告宣传,但当他们实际找到典当行时,往往却被推掉了。刘鸣告诉记者,北京有古玩字画业务的典当行非常少,有的典当行偶尔会收一些字画,也是因为有相关的鉴定专家,并且也仅局限在该专家所熟悉的范围领域。市场有艺术品典当的需求,但是典当行基本都不开展这项业务,因而艺术品典当还处于一种尴尬状态。
  专业鉴定人才缺失
  缺乏艺术品鉴定的专业人才是典当行无法涉足艺术品典当领域的最大瓶颈。“圈里能做古玩字画典当的也就是为数很少的那几个老师傅。”刘鸣说。有时为了做成一项艺术品典当业务,典当行会临时请文物鉴定专家帮忙鉴定估价,多数都是出于朋友关系请专家过来掌眼。因为业务量不多,同时也是从成本角度考虑。
  业内人士认为,即便请来专家鉴定,有时一位专家的鉴定结果也不能让典当行做出决定,而多个专家鉴定就可能出现真假意见不统一的情况,近年来,拍卖市场上就发生了几起轰动一时的天价拍品真伪争议风波。如果请来专家没有达成最终一个统一的鉴定结论,那这笔买卖就告吹了,但典当行却得面对要支付专家鉴定费的尴尬局面。
  艺术品典当人力培养也是一个高成本的方式。“名品典当师大部分都是学珠宝鉴定出身,也有从文物行业转行的,也有从零开始学习的,多数都没有对古玩书画的鉴定经验。”刘鸣说。珠宝典当业务量大,典当师能在实践中不断提高业务水平。而艺术品典当因为典当师经手的东西太少,不像那些从事艺术品鉴定的专业人员有机会看大量的东西,一百笔典当业务中都不见得有一笔是艺术品,所以典当师几乎没有实践途径。
  一件艺术品的拍卖成交记录能否作为典当行的鉴定估价依据?刘鸣认为,拍卖公司不对拍品保真,另外有的艺术品在拍卖之后已经几次转手,所以典当行只是以见到实物为准。送拍的当物目前以名表、首饰等销路比较好的为主,字画古玩市场不好对接。“一个是对于典当行的艺术品鉴定结果,拍卖公司都要重新审核,双方可能会出现意见不一致的情况。另外,艺术品通过拍卖变现需要一定的周期,而且近几年艺术品拍卖市场一直处于调整期,拍卖价格和周期变得更加不确定。”
  有待流通链完善
  沪上的典当行在今年春拍前接待了不少艺术爱好者,他们为了能在春拍上竞得艺术品,选择通过典当已有的一些艺术品来获得融资,让艺术品典当业务量短期内出现小幅上升。但是典当行同时发现,送来鉴定的大量古玩字画中,多数都是赝品,真正能够达成生意的少之又少,让典当行对赝品风险更加谨小慎微。
  典当行业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是,如果哪个公司收到假的东西,会把照片传到网络上,让大家对造假手段引以为鉴。另外,珠宝首饰不论年代新旧一般都以材质论价,比如按照黄金、宝石的市场批发价为依据,这与古玩市场上规则不同,年代并不能影响价格高低。
  古玩字画当品的保存仓储也是制约艺术品典当发展的一个问题。据了解,一般典当师没有经过相关专业书画鉴赏养护培训,比如画轴如何打开才不会造成损害,典当行库房多数都不具备恒温恒湿条件,也没有专门保存瓷器、字画的柜子,一般都是摞放在一起的。
  “一旦艺术品绝当后销售不通畅是典当行的担忧之一。”业内人士表示。按照《典当管理办法》规定,绝当物估价金额不足3万元的,典当行可以自行变卖或者折价处理;当物估价金额在3万元以上的,可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有关规定处理,也可以双方事先约定绝当后由典当行委托拍卖行公开拍卖。
  刘鸣介绍,多数艺术品当物价格都会超过3万元,如果长时间无法拍卖出去,典当行就得自己承担利息损失,甚至最后可能成为“死当”。
  目前典当行对艺术品当物通常的做法是,如果当户和典当行双方对艺术品当物的估价意见不统一,双方可以再行协商,也可以搭配珠宝等其他当物以达到当户想要的借钱数额。中国艺术品市场成交总额占全球市场超过20%,艺术品典当是一块大蛋糕,一些典当行还是不想放弃分得一杯羹,但现有的人才和硬件配套还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完善和改进自身业务能力需要一定成本,导致他们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