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油画资讯

徐悲鸿为泰戈尔画多幅画像 表现其多方面情形

发布时间:2016-5-23 21:58:52    点击率:510次

19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诗哲”泰戈尔在印度“和平村”———圣地尼克坦创办了一所从事儿童教育实验的学校,1912年该校发展成为一所从事亚洲文化交流的国际大学。

  1937年4月14日,泰戈尔在国际大学主持中国学院的揭牌典礼,并作了《中国和印度》的演讲:“对我来说,今天是一个期待已久的伟大日子。我可以代表印度人民,发出消隐在昔年里的古老誓言——巩固中印两国人民文化交流和友谊的誓言。”

  此后,泰戈尔以国际大学中国学院的名义,热情邀请一些中国学者、艺术家到那里讲学、创作,积极推进两国的文化、教育交流。

  徐悲鸿和泰戈尔的交往,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徐悲鸿在印度办画展

  1939年11月,徐悲鸿应泰戈尔的邀请,来到国际大学中国学院讲学。12月,徐悲鸿经仰光、加尔各答,抵达圣地尼克坦。在那里,徐悲鸿尽情领略印度旖旎的风光、飘香的瓜果,充分感受泰戈尔诗意的言谈、深邃的哲思,同时潜心艺术创作。

  1940年2月17日,印度“圣雄”甘地偕夫人莅临国际大学拜访泰戈尔。泰戈尔在风景如画的芒果林里焚香献花,为甘地举行了盛大的欢迎集会,又热情地将徐悲鸿引见给甘地。在短暂的接触中,尽管人群拥挤,徐悲鸿却只用了短短几分钟时间,就为甘地画了一幅细微传神的半身像速写,落款为“廿九年二月十七日下午三时半悲鸿”,甘地看了后高兴地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泰戈尔随后在与甘地的交谈中,建议能够为徐悲鸿举办画展,以表达中印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甘地当即表示赞许。

  泰戈尔关于举办画展的建议,给了徐悲鸿一次充分展示才华的机会。

  当时国内抗日战争如火如荼,徐悲鸿迫切希望利用画展筹得善款,以支持祖国的受难民众。于是,他立即着手各项准备,正当筹备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泰戈尔不顾年高体衰,前往观看,还亲自为画展写了前言:“美的语言是人类共同的语言,而其音调毕竟是多种多样的。中国艺术大师徐悲鸿在有韵律的线条和色彩中,为我们提供一个在记忆中已消失的远古景象,而无损于他自己经验里所具有的地方色彩和独特风格。”并在最后盛赞道:“我欢迎这次徐悲鸿绘画展览,我尽情地欣赏了这些绘画,我确信我们的艺术爱好者将从这些绘画中得到丰富的灵感。既然旨趣高奥的形象应由其本身来印证,多言是饶舌的,这样,我就升起谈话的帷幕,来引导观众走向一席难逢的盛宴。”

  由于泰戈尔的鼎力支持、热情推介,徐悲鸿在圣地尼克坦的个人画展获得了很大成功。不久,徐悲鸿又将画展移到加尔各答举行。两次画展筹得的款项,全部捐给了正在战乱中的祖国。

  创作《泰戈尔像》

  这段时间,徐悲鸿与泰戈尔朝夕相处,频频接触,因为仰慕泰戈尔的高贵精神,徐悲鸿先后为泰戈尔画了十几幅素描速写,表现了诗人工作、生活的多方面情形,其中包括最负盛名的《泰戈尔像》。

  这幅作品尺寸虽然不是很大,但给人以气势恢宏、过目不忘的艺术感染力。画作既有西方的绘画技法,又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画的神韵;既有现代的浪漫激情,又有古典的意象内涵。画面上,氛围典雅宁静,人物造型以线条为主,面部染色结合素描,以形写神——诗翁倚在树荫下的靠椅上,左手拿着蓝色封面的笔记本,右手握着铅笔,微微托靠在笔记本的右上角;满头银发,一绺白髯飘挂在胸前,一袭浅棕色长袍,神采奕奕;深邃的眼神似乎正透过眼镜折射出哲理的诗句、睿智的思想……背景是硕大的树木及繁茂的枝叶,其浓重恰好和诗翁浅色衣服、脸部构成冷暖与深浅的对比,使画面格外生动。《泰戈尔像》完美地融汇了中西艺术风格,堪称徐悲鸿写生肖像画中最具影响力的杰作。

  1940年11月,徐悲鸿怀着感激的心情与泰戈尔辞别。此时的诗人大病初愈,正躺在卧椅上。听说徐悲鸿将启程回国,他郑重地嘱托:在你走之前,必须为我挑选画作。原来,泰戈尔在60多岁时开始习画,他十分信任徐悲鸿的眼光,所以请徐悲鸿为他的画集选稿。徐悲鸿与国际大学美术学院院长一起,花了两天时间,从2000余幅画作中初选出300幅,最后又择出70幅精品交付国际大学出版。

  半年多后,泰戈尔在加尔各答病逝。正在新加坡举办画展的徐悲鸿听到这一消息,万分悲痛。不久,他满怀感恩地写下《泰戈尔翁之绘画》的文章,向世人介绍了泰戈尔在诗歌创作方面的成就,并对为泰戈尔作画的画稿进行了全面分析。

  在文章的最后,徐悲鸿以诗赋句式赞美道:“送琼浆与劳工,假寝床于巨蚌,夺梅妃之幽香,食灵芝之鲜,吻河马之口,绝壑缀群玉之采,茂林开一线之天,利水泑之积,幻为群鸿戏海……”表达了自己对泰戈尔最深切诚挚的追念之情。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