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油画资讯

一张画改变我对美国绘画印象

发布时间:2016-4-25 9:10:37    点击率:559次

这些年来在美国见识了一些值得看的绘画,过去美国绘画给我的基本印象是,没有什么特别壮观可以永垂艺术史的巨作。在美国各个大美术馆里,撑台面的还是那些从欧洲各国弄来的18-19世纪各主要艺术流派大师们的作品。本土绘画中,虽然有一些令人难忘,但总感觉在20世纪中期以前,他们的画家还跟在欧洲(特别是法国)人后面跑。早期的哈德逊河画派诸大师且不用说,哪怕是稍后的大天才萨金特、霍默等等,作品还是逃不出那么个味儿,还是那么仰慕欧罗巴的情趣,缺少憾人心魄的作品。当时的美国画家也是以能去意大利、法国取经作为登堂入室的必经途径,难怪过去欧洲的高雅评论没拿美国的绘画当回事,中国的艺术家们谈到美国绘画,也总是流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当然,世事沧桑,随着欧洲经济的衰落,在波洛克以后,美国绘画引领世界潮流,世界艺术之都从巴黎换到了纽约,那也是后来的事。也许是我孤陋寡闻,美国绘画前百十来年,好象没有看到什么具有划时代意义和特点,能震撼人心的巨作。

  这次,一张威斯康辛艺术博物馆(密尔沃基市)的巨幅大画,改变了我对美国绘画的看法。画家是卡尔·冯·马尔(carl von marr ,American,1858–1936) 。

  这张画大约有2人多高,题目是《The Flagellants》,暂译为《自虐行列》,图画描绘了14世纪欧洲黑死病大瘟疫后的场面。鼠疫和肺瘟疫造成的恐怖笼罩着西欧,人口因此而减少了近三分之一。这一切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人们认为这是上帝为人类的罪恶而给予的惩罚,指责教堂没有提供直接的解决方案。一般的认为,《The Flagellants》是画出了人民对教会贪污和腐败的反抗。

  图画场面壮阔,气势恢弘,技法娴熟,感人至深。这一切也许还源于作品中精美的细节渲染,画中每个人物的情绪都表达得十分到位,似乎每个人物都可以探究出一些感人的故事。在画的中央偏左下部,一个年轻的女孩以一个姿势暗自祈祷,显示稍微不同的立场。她大概代表纯洁和理性,不为环境所动,她的庄重把画面纷杂混乱的场面衬托得更加浓烈。画面强大的感人气场,为我在美国绘画中之仅见。画面还可感受到丝丝德国画家的严谨,此画足可匹敌19—20世纪俄罗斯巡回画派各位大师的风头。这张画于1885-1889年在慕尼黑完成。

  到图书馆检阅资料,在一本美国美术史里查到了这位画家。卡尔·冯·马尔,美国画家,出生在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一个德国移民家庭,他是雕刻师约翰·马尔的儿子,曾在德国和英国学习和工作。

  他被传言是阿道夫·希特勒最喜欢的画家,这也许因为希特勒本人是“自虐”的忠实粉丝。可是,卡尔·冯·马尔却十分痛恨希特勒和纳粹,他在上世纪30年代初曾帮助一些犹太画家逃出德国,到达安全的地方。

  在德国期间,卡尔·冯·马尔成为了慕尼黑皇家艺术学院教授和主任,在德国三次被封爵位。晚年往返于德国和美国密尔沃基,在密尔沃基的“巴伐利亚文化圈”里,他是个十分活跃的人物,多次成功地策划了德国和美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活动。所以,德国人认为他也是德国画家。他的这幅画是用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织布机织了一块巨大的布来绘制,1889年完成时,被当时的艺术评论界誉为“不可思议和耸人听闻的历史画”,在欧洲巡回参加各种博览会,多次获得金奖。

  (来源:美术报)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