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人物画资讯

浅谈任伯年传统人物画的用线特征及现代意识

发布时间:2016-4-25 8:38:30    点击率:719次
任伯年,原籍山阴(今浙江绍兴),字伯年,号次远,小楼别号山阴道人,山阴道上行者等。任伯年作为我国近代“海上画派”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人物,他是一位全能画家,花鸟、山水、人物、肖像、无不擅长。他作画极具个人风格,线条用笔有着极强的表现力,他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继续突破创新,而且又吸收了民间以及同时代人的艺术成就,然后融会贯通,从而形成了既有时代特色,又有个人独特风貌的用线风格。所以,他自然也成了近代中国画坛的领军人物。
一、任伯年传统人物画用线特征的形成期
由于任伯年早年受到父亲的影响,画面趋于写真。任伯年的父亲任鹤声(湘云)也是一位民间画家。由于耳濡目染,任伯年早期在家庭中就接受到有别于封建士大夫为做官而读书的思想和传统民间艺术方面的影响和熏陶,年幼的他就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由于父亲的教授其学画,所以任伯年的画有“来自民间”的深厚根源。他的人物画,师法二任,他从任熊、任薰皆师法陈洪绶,所以任伯年间接的承续了陈洪绶的风格、又吸收了新罗山人的简笔人物画与扬州八怪人物画家的大写意画法,并把花鸟画中的线描技法运用到自己的画面中。这个时期是任伯年的绘画语言开创时期,因任伯年有学习西方素描的经历,所以也将之运用到了自己的绘画作品中。他在传统的写真术中融会了西洋画法,将素描的画法植入人像的写真,开创与探索自己的艺术语言。任伯年在早期的画面中人物的勾勒方面大胆的运用了中国工笔花鸟画的技法,如双钩设色法,而且在人物的处理上面大胆的融入了西方素描因素,所以画法更为灵活多变,表现力也更为丰富。这是他人物画的探索阶段。
任伯年的《沙馥三十九岁小像》是早期人物画的代表之一,这幅画是任伯年在早年受到父亲写真画的影响下所作的,画中人物面带微笑,娴静自若,目光炯炯,嘴唇微张,似有话要说的样子,双袖自然拱起,做一副礼贤相让状。人物面部五官采用的是淡墨勾勒,少有皴擦,眉眼处深色用重墨,再加以淡墨晕染,发辫用重墨着色,发青处采用淡墨点染,刻画出很强的层次感和空间感,具有素描意味。在这幅画中任伯年用线大多较平滑圆润,紧贴人物身体走势,用笔较顺畅,柔和中带有几丝遒劲,人物衣服褶皱疏密有致。衣纹阴影处设淡墨晕色,刻画出里外的空间效果,表现出体面关系,从而使形象有较强的体积感和真实感,使挚友的性格气质也在形真的基础上传达得颇为完足。这是任伯年在那个时候的绘画特点,具有民间传统绘画的风貌。他在绘画艺术道路上积极进行探索,试着将西方的素描因素植入中国写意人物画的创作中,才逐渐形成了他初期的绘画特点。
二、任伯年传统人物绘画语言的变法期
在任伯年的艺术中期,他的绘画已经能够运用娴熟的笔墨来表现对象,逐渐淡化了素描的因素而渐渐突出了线条本身的造型功能。他注重用笔自身的优势,减少了色彩和块面的作用,从思维上开始转变,摆脱了单纯形体界限的束缚,更多是去表现自己所理解的形体的内在本质。
任伯年偏重于工笔的钉头鼠尾描,任伯年人物画的钉头鼠尾描法,用笔方折顿挫,其特点是起笔时需顿笔,收笔时渐提渐收。他的人物造型明显受陈老莲影响,线旁加淡墨以表现凹凸关系,背景器物多用细线双勾,线条飞动流畅,设色清丽淡雅。他吸收了陈老莲用笔方式以及线条的组合排列特点,但笔法更为流畅自由,线条富于变化,在陈老莲的基础上增添了飘逸灵动成分,使之刚中带柔,更为有效地发挥了毛笔灵活便利的特性,逐渐形成了比较成熟得笔墨语言。
任伯年写意人物画经历了从通俗平易到古质崎岖,再到灵巧生动、进而自然浑成的过程。他的写意人物画落笔露锋入纸,行笔劲挺有力,以勒势收笔,用笔迅疾而笔线细而不弱,粗而不肥,深具古意,使人物神形跃于纸上,正所谓“笔下如飞,神在个中”。如他的画作《钟馗斩狐图》、《苏武牧羊图》、《风尘三侠图》等,其中用线严谨平实经流畅自如到淋漓顿挫,再到自然平淡的风格转变过程。任伯年传统人物画中线条的疏密刚柔、行笔的轻重缓急传达一种富有节奏韵律的视觉形式。
三、任伯年传统人物画线的成熟期
中国画的造型是一种意象造型,是强调主客观结合的产物,它是以客观事物为依据,又与客观事物脱开一定的距离,与真实形象相比,艺术的意象是出于一种“似与不似之间”的形态。画家正是凭借寓意这个似与不似之间的距离,才能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按照美的规律去想象寓意与抒情,创造理想化的艺术形象。
任伯年在四十岁之后,他的绘画语言已经进入成熟时期,无论是刻画人物性格特点,还是笔墨技艺的运用方面,都已达到了顶峰。这个时期的作品往往能够省却细节,很少能看见他运用线条勾勒物体,而是转变了绘画的笔墨语言,运用大片的墨色来表现所画人物的气质形神,追求简洁质朴的艺术风格,应属于勾线墨骨法。他为友人吴昌硕画的《酸寒尉像》是这一期期的神品,属墨骨一类,画线为面,意笔取胜。这幅作品全面展示了任伯年肖像画的造诣,称得上是墨骨人物画的一绝。
这幅作品吴昌硕身穿着清代官服,拱手向前拘谨的神情、失意的窘态、局促不安的心理,形象的揭示了晚清官场中下层小吏踌躇不得志的矜持意志。在任伯年的人物画中,这是一幅精妙绝伦的、卓尔不群的佳作,无论从形式美感和艺术技巧看,可谓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细看“酸寒尉”的褂袍,运用墨色晕染而成,除袖口、烟袋略施勾画外,几乎见不到衣纹的变化。没有背景,面部亦只是简练的几笔以勾勒取神,突出眼、鼻、嘴五官结构,稍加淡墨轻擦,平涂色彩,精妙传神。衣冠服饰则用泼墨法和没骨法,随心所欲,大笔涂抹,依据结构转折分别轻重,完全省略了墨线的勾勒,非常别致。
四、任伯年人物画风格对当代绘画的启示和影响
任伯年的时代虽早已过去,但他在绘画上所创造的辉煌却是我们学习中国传统绘画的一笔宝贵的财富。时至今日还能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启示和深远影响。特别是对线条的运用,既富有个性又具有时代精神。任伯年广取博采,他的绘画艺术能够吸收多种艺术的精华,题材广泛,意趣怏然,技艺超群,呈现出洗练、概括与自然浑成的风貌。他继承前人的优秀传统,又能够在此基础上开创自己的艺术语言。成为了海上画派的承前启后,声名最大的画家。虽然任伯年的作品也并不是每张都能达到那么完美无缺,“但在新旧交替的关键时刻。他能站在改革者的立场,艺术实践证明了他在古与今、旧与新、洋与中的矛盾冲突中,立足点始终站在后者的。”我们不但要学习任伯年在用线乃至绘画方面的种种经验,还要学习他“用古人于新意,以我法造天地”的精神。因此,我们应该一方面要尊重传统,取其精华;另一方面又不能完全受传统约束而生搬硬套。而是要灵活运用,并在必要的时候在某种程度上摆脱这些程式的羁绊。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