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花鸟画资讯

任伯年花鸟画师从探源

发布时间:2016-4-25 8:18:47    点击率:819次

任伯年花鸟画师从探源

 作者:蒋明君

  清末画家任伯年()(18401895)是民间画师的儿子。其父任鹤声、号淞雩(?1862),浙江绍兴(山阴)之航坞山村人。该村地处绍兴、萧山之间。任鹤声因萧山有任民同宗、早年去萧山经商,开了片米铺,“读书不苟仕宦。设临街肆、且读且贾。善画、尤善写真术。”生意做的还过得去,便不操此业“耻以术炫、故鲜知者。”任伯年在年髻龄时即到萧山随父生活。任鹤声是位“喜神”画师,对人物肖像的约形取神有一套绝技。在课子之余,为防世道不测,便想把自己掌握的“写真术。手艺传给儿子,使他今后第一项“混饭吃”的技艺。于是就有意识培养训练任伯年的观察默写造形能力若客人来访或值不遇,任鹤声要求任伯年不问姓氏,但图以形貌给他看。经过日常的训练和严格要求。对于客人的形貌,任伯年的画像可以彷佛八九。长此以往,任伯年逐步打下了敏锐的观察力和背摹默写的传神写照能力,为他日后称霸画坛打下了重要的基础。

 

    在任伯年十二岁(1851年咸丰元年)时,中国近代史上发生了太平天国运动。灾难深重的中华帝国不啼雪上加霜。战乱一直延续到任伯年二十五岁(1864年同治三年)时,太平军兵败天京。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被残酷镇压了下去。此时的江、浙一带已是疮痍满目、遍地哀鸿的悲惨景象。任伯年曾遭祭太平军、虽幸免一死,大革命给他带来的却是:家破人亡!父任鹤声在太平 军入浙时避战乱死于逃难途中(母早亡),萧山的米铺毁于战火而倒闭。任伯年此时茫然回顾只剩下孑然一身没有了生活的依靠。百般无助之下忽然想起自己还会画人像,家传的写真术竟成了糊口的唯一手段。虽然如此,若无人提携也是枉然。为生活所迫,任伯年只身来到萧山,投奔族权任阜长的门下。

 

    任阜长()(18351895)是大画家任渭长()(18231857)的胞弟。年长任伯年五岁。伯阜长出道较早,在兄长的调教下亦擅画,画家陈洪寿(老莲),用笔仿宋人双句,用线颇见功力、辅以填彩,画风古朴静穆自成门户。近代人咸谓任伯年十五六岁时流落沪上,贫穷之际仿造任渭长画扇面,售于地摊之上。巧遇任渭长经过,便近前盘话。任伯年局促万状,讷讷不能成言。任渭长爱其才,不仅没有责备,反而收其为徒从而造就了一代艺坛英才。小说家言此倒也罢了,象陈半丁、徐悲鸿等大家亦随此说,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竟成“信史”!事实上,任渭长早于1857(咸丰七年丁巳)十月初七日病肺呕血卒於萧山家中,年三十五岁。又过了十一年即1868(同洽七年戊辰)十一月任伯年方首次来到上海,此时的任伯年已是二十八岁的中年人了。若说任伯年在1857年之前在萧山曾问学于任渭长也未可知,上海巧遇一说纯属虚构,只增谈资。

 

    任伯年幼承家学,绘画以人物肖像为主,花鸟山水少涉猎,作品也不足观。是时任阜长在兄长任渭长的指导下花鸟人物已具面貌,迨其兄亡,在鬻画生涯中单枪匹马也希冀有个合作伙伴和下手。任伯年的到来正合了心意。任阜长可以说是任伯年走向靠鬻画为生的带路人。尤其在花鸟画方面是任伯年的启蒙老师。在任阜长的指导下,任伯年作画运笔勾线中,钉头鼠尾描法日趋成熟。花鸟的造型、画面的布局,乃至行文落款也和任阜长的作品一步一趋,达到几可乱真的地步。

 

    是时,由于战乱过活乡间画业凋敝,乡绅大户、富商巨贾避居上海、宁波等地,乡间售画甚为艰难。早年任渭长常去宁波镇海等地售画,和当地的士绅有过交往,凭借这层关系,任阜长遂携任伯年来到了宁波一带,经历了长达四年的外出鬻画的生涯,使任伯年彻底走上了卖艺的人生道路。在宁波镇海一带,任后年在任阜长的指导下完成了买家订购的生活,逐步掌握了花鸟、人物、山水的绘画技法。在人际关系上任伯年结识了当地的名流士绅,如方樵■、姚小复、陈朵峰、谢廉始、万个亭、陈延庵诸人。尤其在客于宁波姚燮家“大梅山铍"中的日子里,任伯年得以观摩浏览了任渭长精心绘制的《大梅山铍诗意图》一百廿帧册页。能见到任渭长这么多的画作,给任伯年的用笔设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可以说这一些是对任渭长绘画技法最系统的学习。

 

    近四年的鬻画生涯中,任伯年系统地学习了二任的双勾花鸟,钉头鼠尾的人物线描、在作品的风貌上已经达到和任阜长难分伯仲的地步。1868(同汔七年戊辰)二月,任阜长告别陈朵峰、万个亭诸朋友又偕任伯年来到苏州。苏州自古就是文人墨客的圣地。任渭长也常来苏州鬻画。并於卅一岁时娶苏州孤女刘盘为妻,携归萧山。任阜长的到来受到了任渭长生前好友的欢迎,得到了当地的书画界的包容。由于艺术氛围的适应,任阜长设砚苏州直至老死是乡。后来任阜长也去上海小住(任伯年已在上海且画名大著)终因作品不敌任伯年而铩羽返苏。世称(海上三任)是否名实相知名实相符,值得相榷,(只有任伯年落户上海)

 

    任伯年在苏州时画艺大进,已可独挡一面。在数月中结识了不少画界朋友,其中有比他大九岁的沙山春()(18311906)。沙山春已是名贯苏沪的花鸟画家了,擅长点染小写意画法,作品活泼爽利,大受时人的欣赏。引起了擅长双勾填彩画法的任伯年的注意,在创作中也有意进行了点染写意画法的尝试,这是任伯年横向向同辈画家进行艺术借鉴的开始。在苏州任伯年和胡公寿、姜石农等当时俊彦订交。胡公寿()(18231886),在苏沪的画界已享誉盛名。并担任上海钱业工会要职,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任伯年多幅传世作品中均有胡公寿的补景和题款,足见胡公寿对后进任伯年是多么样的器重和奖掖。

 

    大约任伯年的“学绩”生涯行将结束,就要出师另谋生路了。1868年冬十一月间,经胡公寿的担保和推荐,二十八岁的任伯年首次来到上海,在一个“古香室”笺扇店得以安设笔砚,开始了沪上鬻画的生活。鸦片战争之后,上海从一个小渔村迅速发展成对外开放的通商口岸。在经济地位上取代了苏州、扬州和广州成为中国乃至远东地区最繁荣的商业都市。太平天国战争期间,江浙一带的富商官绅云集上海躲避战乱,携来了无数的资金财物以至书画文物。大量涌入的难民提供了廉价的劳动力。英美诸列强纷纷开设银行控制了上海的经济命脉。1862年上海租界人口猛增至五十余万。随着欧美诸国的经济入侵,也带来了西方文明,和东方文化迥异的西方艺术作品,如油画、水彩画、素描、石膏像、雕塑等也流入中国,首先在上海等沿海城市登陆,大开了国人的眼界。在此历史背景下,我国本土的书画家出从各地囊笔纷纷来到沪上一展才华,上海逐渐成为中国艺坛重镇。任伯年未来上海之前,象张熊、朱熊、赵之谦、胡公寿、蒲华、钱慧安、王礼、朱■……已称霸沪上画坛,一时流派纷呈,百家争艳,各种画会活动于坊间。南纸店、笺扇店■挂画家的润例任人选购,书画市场异常火爆。任伯年的初来乍到未能引起人们注意。“……初至沪渎(作画)署名小楼,居豫园极不得志,日至春风楼品茗。”打发时光。后经人点拨,“……纳此,拜当时具声望之老画家张子祥熊。张故写花鸟,以人品高洁,为人所重。见伯年画大奇之,乃广为延誉。不久,伯年名大噪。”张熊(18031886)字子祥,别号鸳湖外史,工花鸟山水,笔法细腻。早年即来沪上,出版有画谱,在画界影响很大,固德高望重被推为画会的社长。任伯年曾为他画过《蕉林林逭暑图》,人物酷肖张熊,引起了他的惊奇。对任的年的高超艺术才能大加赞誉,任伯年方能在画界崭新露头角,引起人们的注意。

 

    当时上海传入了不少西洋新技术,照像技术即是其中一种。照像的出现取代了绘画人像。任伯年的传神写照技艺只好成为同行间作为怀旧的墨戏自我欣赏。作为环境布置所需要的美术作品,多以花鸟画、山水画为大宗。任伯年山水画不多,花鸟画以双勾填彩见长。而当时沪上点染写意花鸟大受人们的喜爱,其代表人物有张熊、王礼诸人。张画传统守旧较工细、而王画多清新奔放可爱。宗法他们的画家大有人在,其中有朱熊的胞弟朱■(18261900)字梦庐,初学张熊、居见王礼之画,心仪之,遂转学王礼。未几,王礼朱■点染写意花鸟画派风靡于沪上。师从他们的弟子众多,影响甚大。

 

    面对画坛花鸟画流派的形势,任伯年在苏州也画过点染写意花鸟,来到沪上名义上也拜过张熊为师,为了适合世人的需要,任伯年的点染写意花鸟画逐渐多了起来。在借鉴的过程中不是简单的临摹,而是揉合进自己造型准确、设色雅艳的特点,所以任伯年画的点染花鸟画鸟雀造型灵动活泼、花卉点染别具形态,画境非常抢眼别致。他的花鸟画艺术成就突出王、朱之上,这是人们有目共赌的。至于现代人误把年长十四岁的朱梦庐归于任伯年的弟子之列实令人发噱。任伯年花鸟画成熟期大约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此时的花鸟画数量惊人,用笔多以点染写意为主、间或用双勾笔法。任伯年已成为海上画坛举足轻重的画家。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任伯年曾得到八大山人画册。八大山人作品的简约、静穆、脱俗启发了任伯年,使他感悟到了中国水墨画的无比魅力,和博大精深的内涵,任伯年“更悟用笔之法。”在作画中,虽极细之画必■腕中锋,自言“作画如颐,差足当一写字。”任伯年中晚期花鸟画作品,大都做到笔意简约奔放,画境俊逸超拔,体现出了八大山人笔意的影响。

 

    我们欣赏任伯年中晚期花鸟画作品,无不对它的具有“现代意识”而惊叹:就好象面对西方印象画派的美术作品一样,即使经过百年洗礼,在现代人的目光中并不“落伍”。原来,作为世界大都市的上海,西方艺术作品的涌入无疑开拓了任伯年的视野,从而影响了他的花鸟画创作。任伯年比同时代的画家们走的可能更远,他结识了上海天主教会徐家汇土山湾图画铍主任刘德斋。刘王技的图画铍培育了我国最早的西洋画人材。在这里任伯年接触到了油画、水彩画等西洋艺术,并首次认识了“三B铅笔”,在刘德斋的试范中画过素描。有没有尝试过画水彩画、裸体画也未可知。总之在和刘德斋交往中,西洋画艺术一定给任伯年留下极深刻的印象。像水彩画和中国画均以“水”作为载体,用笔调上色彩()画在受体(铅画纸、绢或宣纸)之上。而中国画用的熟绢和扇面不渗水性几同於铅画纸。只是在绘画的操作中,用笔用色()的习惯不同罢了。任伯年借鉴了水彩画技法,可以在其作品中看出。1882(光绪壬年)二月任伯年在熟绢上画了十二帧折技花卉册页,画面上用水灵动,设色饱满,极具现代意识。有的画面不落款式只钤名章,折射出西洋画法的影响是多么深远。这就是我们欣赏一百多年前任伯年所作鸟画常看常新的秘密所在!

 

    任伯年早年是位画“喜神”之类的民间画师。出身微贱,历受磨难,遭际太平军而未死,实乃大幸。经过任阜长、胡公寿、张子祥诸位前辈的提携,加上自己的勤奋、聪颖、好学,只身闯荡沪渎,终于成为一代国画大师。他的美术作品丰富了我国的艺术宝库,至今还作为我们借鉴的典范,我们研究他的艺术成长道路、艺术成就的特色是非常必要的。     镇江中国画院  蒋明君

 

                    2002.6.28 草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