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书法资讯

书法中的生命和历史

发布时间:2017-3-17 10:37:34    点击率:494次

观今人书法,常有躁意浮动纸面;观古人之书,总有蕴藉沉潜其中。木心说“从前慢”,这一种生命的优雅底色,却已经随着古典社会形态的远离而一去不返。谁也无法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谁也无法脱离时代的漩涡躲进孤岛,只是,当我们面对一幅幅古人书法,内心里总会泛起遥想,想知道挥洒出这一片或气定神闲或龙飞凤舞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生命底色,想知道他生活的时代又有着怎样一种独特气息。

  很幸运地读到了白谦慎先生的《傅山的世界》,此书还有一个副题:“十七世纪中国书法的嬗变”。书的着眼点,自然是书法史意义上的重要课题,即清初碑学的兴起。中国文字的最早字体,是篆类字体,秦代以前的文字(除秦隶外)可统称为篆书。到了汉代,隶书取代篆书成为日常主要使用的文字。到了钟繇和王羲之生活的魏晋时期,篆隶在日常书写中基本被正、行、草三种字体所取代。随着这些新字体的兴起,篆隶变成了古字体。所谓碑学兴起,傅山等清初书法家追溯的书法本源,就是篆隶这两种比王羲之优雅的法书传统更久远的古代字体。这种古代字体多刊刻于山崖石碑,碑学之名由此而来。

  在阐述碑学兴起的原因时,白谦慎先生指出,清初“学术思想界的领袖人物为考证经史而提倡金石学,他们的好尚无疑促进了书法家们对古代金石书法的重视”。学者们对金石学的提倡必然伴随着访碑活动的频繁,“清初学者最常造访的大都是汉唐之间的石刻。而在北方诸省中,山东境内存有大量汉代和六朝的石刻;河南洛阳一带富于北朝石刻,而陕西西安附近则保留了大量的唐碑。古代碑刻集中的地点,如泰山、孔子的故里曲阜、任城(今在山东济宁),自然成为访碑者的必到之地。”学者们访碑,进而拓碑,拓本流传出来,书法家们才有机会临习碑文,如此,碑学的兴起才有了实际的条件。

  那么清初的学者为何热衷于访碑活动呢?白谦慎先生认为,个中缘由,自然是明清之际的时代巨变。满清异族入主中原,大量明代遗民不愿仕清,但又无力反抗,访旧时之碑,抒黍离之悲,成为他们自然而然的举动。如书中所写,顾炎武是清初这类遗民的典型。在1650年与1660年,顾炎武曾十多次拜谒南京与北京的明代皇陵,尤其是南京的孝陵(明太祖与马皇后的陵寝)和北京的长陵(明成祖的陵墓)。1660年,当他第七次造访孝陵时,写下了《重谒孝陵》一诗:“旧识中官及老僧,相看多怪往来曾。问君何事三千里?春谒长陵秋孝陵。”如张炎在蒙古人攻占南宋京城杭州后所写“故国已是愁如许,抚残碑,却又伤今”,在顾炎武等明代遗民的诗中,读碑与凭吊朝代兴废之间产生了不可分割的情感联系。

  身为著名书法家,傅山身处明末清初这样一个时代,自然会受到时代的影响,何况他本人,就拒不仕清,即便康熙皇帝为了拉拢汉族知识分子,设博学鸿儒特科考试,傅山推脱不过去了京城,最后还是在京城边上托病,不参加考试。他最后的岁月,是在深山里度过的。然而傅山自己可以不仕清,却无法阻挡别人仕清,而傅山本人的生活甚至人身安全,很大程度上也有赖于仕清汉族官员的帮助。仕清汉族官员之所以愿意帮助傅山这样的遗民,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弥补自己对前朝的道德愧疚。在卖字为生和与官员们的交往中,名重一时的傅山也不得不写一些“应酬”之作。书法家本人的心路历程和艺术变化,在作者的抽丝剥茧中变得清晰明了。

  《傅山的世界》容纳的信息,远非这一篇区区小文所能转述,书从晚明的社会形态开始写起,从尚“奇”的晚明美学、古代经典权威的式微、文人篆刻对书法的影响等等方面娓娓道来,涉及了时代巨变前后社会、经济、文化、审美等诸多方面的变迁。如书中所言,清初学者热衷金石考据,是想正本清源,重塑道德文章,他们认为晚明社会市井娱乐之发达、对经典之随意篡改,是明朝覆亡的重要原因,顾炎武就曾说“万历间,人多好改窜古书。人心之邪,风气之变,自此而始”。与之同步,书法在晚明的奇特性和创造性也日渐收缩,直至碑学兴起。如此,历史、社会、文化、学术、艺术如漩涡转动,一个书法家和他的作品,也在这大背景下呈现出了其缘何如此又必然如此的生命和艺术的密码。

  如此,一本讲书法的书,也变成了一本我们了解明末清初文人风骨,了解那个时代历史情境的极好读本。其中文人之无奈与风骨,尤令人一唱三叹。书中写到,1671年,64岁的傅山携孙子傅莲苏登泰山,谒孔府、孔林后,写下《莲苏从登岱岳,谒圣林归,信手写此教之》一诗,其中有句曰:“小书不屑读,小文焉足营!凌云顾八荒,浩气琅天声。”

  来源:济南时报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