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书法资讯

书法的随意性

发布时间:2016-5-30 22:18:06    点击率:567次

前些日子,我读到当代著名学者余秋雨先生《笔墨祭》中的一段文字:“我非常喜欢的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几个传本法帖,大多是生活便条。只是为了一件琐事,提笔信手涂了几句,完全不是为了让人珍藏和悬挂,今天看来,用这种美妙绝伦的字写便条实在是太奢侈了,而在他们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接受便条的人或许眼睛一亮,却也并不惊骇万状……习摹二王而惟妙惟肖的人不少,但谁也不能把写这种便条的随意性学到家……”

上述文字提到了书法的随意性。在此要强调的是,这里的随意性不是指不懂法度的初习书法作者的顺手涂鸦,而是指书法家有感而发,随想随写,无丝毫刻意为书之意、是建筑在绝对自由的书写基调之上的真情流露。我国古代流传下来的经典名帖大都是随意性发挥到极致的作品,正是这种无意求工而自工成就了经典名作。

640

比如:《兰亭集序》是王羲之乘着酒兴,用鼠须笔,在蚕纸上,即席挥洒,心手双畅,写下了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的被后人誉为“天下第一行书”作品。“飘若浮云,矫若惊龙”、“铁书银钩,冠绝古今”、“龙跳天门,虎卧凰阁”为历代人赞不绝口。就是这样一幅珍贵的字,竟然有八处修改。也许王羲之也觉得由于多处修改弄得字面脏兮兮的,传说王羲之酒醒之后,过几天又把原文重写了好多本,但终究没有在兰亭集会时所写的好。

640 (5)

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在极度悲愤的情绪下书写,顾不得笔墨的工拙,故字随书家情绪起伏,纯是精神和平时工力的自然流露。在不衫不履的挥写中,生动多变,圈点涂改随处可见,无意于工乃工,成就了“天下第二行书”的美称。

还有米芾的行书《晋纸帖》,此帖中提到幼子米友知早卒这段遭遇。在三个孩子当中,米芾对于幼子特别疼爱,据说他能帮父亲米芾代笔,年少才高,然而却不幸早逝,由此更能想见米芾何以会哀痛逾恒了。此帖前半段字迹优雅大方,笔墨浓重厚实,字体舒展连贯,字迹优美,最后一个“耳”字,拉长了一大笔,似乎在呼出自己心中的一口闷气。后半段记述自己的状况,字迹显得情绪波动,显示出自己内心的伤感落寞情怀。整篇作品,由于是手札,随意性很大,但是里面注入了作者极多的感情因素,这是最珍贵的。

640 (6)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正是书法作品中隐含的随意性,成就了经典,在历史的长河中,散发出奕奕光彩。

书法走到今天,其实用功能基本消失,审美功能不断增强。每年带“国”字号的大赛或展览不少于二十次(场),每次推出的书法新人也不少,但很难从他们的作品中看出随意性,原因主要在于:

其一,书法家的功利性原因。由于书法作品走向市场,无形中助推了书法家们的功利性。没有出名的,搞书法就是冲着国展去的;入展了、获奖了就冲着每平方尺几千甚至上万元的润格去的。所以,每一幅参赛作品,为了增强视角冲击力,书法家们绞尽脑汁,极尽书家之能事,苦心经营、精心设计。用多少尺寸的宣纸,选用什么颜色,要不要做旧,要不要拼接,何处用涨墨,何处用枯笔,哪里用印,都考虑得很周全,正如平伊先生在《上海书协通讯》第一百二十四期发表长篇论文《形,当代书法的崇尚》所说“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当代尚形”。我理解书家们的良苦用心,如果不这样,别说获奖,恐怕连入展都够呛,那能由着书法家去随心所欲的书写?

其二,书写内容难以融入自己的感情。流传下来的古代名帖大多是优美的文学作品,如《兰亭序》是在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三月三日,时任会稽内史的王羲之与友人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会聚兰亭,赋诗饮酒。王羲之将诸人所赋诗作编成一集,并作序一篇,记述流觞曲水一事,并抒写由此而引发的内心感慨。又如苏东坡的《黄州寒食帖》,苏东坡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我一生之至乐在执笔为文之时,心中错综复杂之情思,我笔皆可畅达之。我自谓人生之乐,未有过于此者也。”际遇坎坷的苏东坡“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唯有将心中错综复杂之情思注入笔下的诗文中,可以说诗文相伴了他的一生,故而其流传的书法作品,大多为诗文和书信。而现今的书法家书写作品不是抄录唐诗宋词,就是摘录古代书论,有几人能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有些人能胡诌一些诗词,但品位不高,越读越像打油诗。就拿2013年中国书协推出的“三名工程”来说,由当代名家书写古代名篇,但能不能成为名作,我觉得很难,一方面,你是冲着“名作”去的,蜗牛背着重重的壳,戴着脚镣跳舞,哪能潇洒自如?蔡邕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另一方面,因为书写别人的东西,你就缺少那种切身感受,作品自然就少了那份真性情。

在中国书法的表现形式中,手卷、册页、尺牍是最为随意和自由的几种表现形式,正、行、草可相间书写,高、中、低可错落安排,十分富有形式美感和表现力,随着卷子的打开,观赏者会感受到书写者随机变化的手法,犹如漫步园林,充分享受一步一景、景随身移的渐入佳境的妙趣。我们历观先贤书法,总是觉得手札优于刻意书写的碑帖,就是这个道理,套句现代的话,这样的字就是“环保的、无污染的纯天然绿色蔬菜”。二王书法之所以流芳千古,归结到一点,就是在他们那个时代,写字一为立业之基础,二是只为自娱陶冶性情,而没有那么多“比赛”的功利诱惑,所以能水到渠成地成就一座座天然的高峰。如何在不断强化展厅效应的今天体现或增强书法的随意性,这是很值得我们每一个捉管握毫者深思的。如果一幅书法作品缺少自然真挚的“天性”,欲把“书法”二字的精髓表现得淋漓尽致恐怕要打上几个大问号了!

作者简介

墨友“月满西楼”供稿。

齐国鸿,男,1969年2月生,江西省余干县人,大学学历。硬笔书法在第十一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中获得三等奖;第三届、第四届、第九届“文明杯”全国写字段位大赛中分别获得青年组三等奖、三等奖、一等奖。毛笔书法在江西省第八届书法临帖展中入展(省书协);江西省第二届新人新作书法展中入展(省书协)。曾在《书法》、《中国钢笔书法》、《书法报》、《书法报。硬笔书法》上发表书法(文字)作品。

-------------------------------------------------------------------

敬请关注 当代美术家网官方微信平台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