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艺术圈的世纪骗子出狱了

发布时间:2016-5-27 13:23:45    点击率:729次

清晨6点30,初升的阳光从百叶窗里透进来落在白色床单上,我直奔咖啡机,途中打开音乐,电影“TheArtofForgery苏富比伪画大师”其中一首“HelloBeltracchi”响起,开始欢快的新一天。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Beltracchi,那说明你还不够富有。
  如果你害怕Beltracchi,那你有点闲钱。
  开玩笑。
  世上的人分成两种:humanbeing(人类)和superhuman(超级人类,既有权有势的人)。
  我不要听什么平等与自由的浪漫话。
  若你出生平凡,那自出生起就已被剥夺很多权利。
  但没关系,你可以兴风作浪,可以成为好玩的下流的单纯的倔强的才华无限的人。
  “瞧这黄色,多么明艳!”
  “白色总是很危险,你懂的。”
  “我就是再画2000幅伪作,市场也照单全收。”Beltracchi撸着银色长发说,科隆口音。
  WolfgangBeltracchi,艺术圈的世纪骗子,二战以来最猖獗的艺术伪作案主犯。在2010年他被判处6年。艺术圈里的人提起他的名字会笑着摇头,那样的笑里隐隐藏着喜爱,因为Beltracchi,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搞伪作他最大。
  Beltracchi出生于Geilenkirchen,一个小镇,隶属科隆,靠近荷兰的国境线,父亲是教堂的画师与修复师,这为他以后的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14岁时,Beltracchi创作了他的第一幅伪作,仿了毕加索。在艺术学校学了些技艺后,Beltracchi加入嬉皮文化,开始云游四方,途中听点摇滚吸点毒,与别人不同的是半路上他就开始贩卖小件伪作。
  从MaxErnst,HeinrichCampendonk,FernandLéger到KeesvanDongen,Beltracchi伪造了50多位艺术大师几百件作品,销售额估约两千到五千万欧,他只赚了六百万欧制作费。圈里人觉得他与那些肮脏的艺术商和银行家相比还是有人品的,赚得比较谦虚。
  说起Beltracchi一案,就不得不提起他的妻子HeleneBeltracchi,她在此案中被判处4年。Helene留着浅褐色长发,波西米亚风,和Beltracchi都是好看的人。1993年,Beltracchi与Helene成婚,婚后觉得要把事业搞大。画作的销售是以Helene爷爷收藏的名义,她告诉收购者那些作品是她爷爷在纳粹时期的宝贝,她继承而来。有趣的是,收购者都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了头脑,都不质疑,愿意相信是真的。
  Beltracchi和Helene是喜欢搞研究的人,努力学习艺术史,不仅要把事情做大还要做精。伪作中的大部分作品是在艺术史上从未见世和遗失的画作。Beltracchi认为,“如果他们(大师们)有时间的话,应该会画这个。他们没空画,我帮他们画了。”算是学以致用。“要探索,就查google。”他说。
  Beltracchi不仅虚心学习艺术史,帮众多艺术家完成没空画的画,并且他手艺精湛:选择对应创作年代的画框与画布,画框后的印章来源地必须符合艺术家的个人经历,在自制的特殊烤箱里加速画面的老化形成合理的断裂层,并把搜集来的旧时的灰尘撒在画框与画布的缝隙里。非常严谨,非常德国。
  “你可以模仿伦布朗?”
  “当然。”
  “达芬奇?”
  “当然。”
  “谁比较难模仿?”
  “Bellini,这个有点难。”
  “你在博物馆里见过自己的作品吗?”
  “当然,我是世界上在博物馆里展出最多件作品的艺术家。”
  他最成功的伪作是MaxErnst的“TheForest”,后来收藏这幅伪作的购买人说,知道它是伪作后,他还是坚持买下它,因为如果MaxErnst真的画了这幅,应该是画得最好的一幅。
  Christie’s甚至有次用Beltracchi的伪作做了拍品画册的封面,当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事后,Christie’s认为那件作品不管怎样是件杰作,值得上封面。
  目前已拦截下的伪作有58幅,Beltracchi说他实际创作了几百幅,模仿了50多位大师。此时这些作品也许就在拍卖会上,也许在某个保险箱里,或某位藏家的客厅里。
  赚到了钱,Beltracchi和妻子Helene买了别墅,举行派对,买了游艇,逗留在加勒比海沿岸,他们买的衣衫都很有品味。享受了十多年后,他们最后在自家的别墅里被捕。
  Beltracchi是这样载了的:他一直敬业地画着,有一天因为小小的偷懒,没有用平时的方式自制颜料,而是直接用了颜料管里的“钛白。一切毁在“钛白”上。他当时仿的是HeinrichCampendonk1914年的作品,1914年钛白颜料还未发明,而是在1916年后,之间仅差两年,有点可惜。
  Campendonk在1957年过世后名气才逐渐上扬,他的作品件数历史记载不详,Beltracchi认为是伪造的好对象。
  Beltracchi载了,人们发现被玩了,艺术圈发抖了,好莱坞也怒了,因为很多明星是买家,比如一下子笑不出来的谐星SteveMartin。专家们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能力,他们开始焦虑,一些鉴定机构因此关闭,太多诉讼案。但是对于Beltracchi,他们评价说,“他干得太出色了,他的完美胜过我们具备的知识。我们被他打倒了。”Beltracchi一事后,专家们开始形成不给出自己意见的趋势。所以如果你想知道自己手里的艺术品是否是真货时,只能橇墓问死去的艺术家。
  Beltracchi和Helene的服刑还是比较轻松的。德国有“openprison”,但凡有雇主聘用,就可以在白天出狱工作,晚上下班回牢。两人当时受雇于一个朋友的摄影工作室。
  今年一月,Beltracchi出狱了。伦敦,纽约,巴黎,柏林的艺术圈战栗了,他们都在问一个问题:Beltracchi是不是又要画了?
  人们问Beltracchi,“知道自己错了吗?”
  他回答,“是的,我错了,我不该错用钛白。”
  Beltracchi出来了,他去了维也纳的Albertina博物馆,多事地告诉大众,“哦,我看见自己一幅作品被挂在墙上,”他狡黠一笑,“但不告诉你是哪幅。”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