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论艺术品电商的奇点战略

发布时间:2016-5-23 21:56:32    点击率:563次

1970年,英国理论物理学家霍金等人提出“奇点定理”,证明当把广义相对论应用于宇宙学时,就必然会出现“奇点”,不仅大尺度宇宙会出现“奇点”,而且一个恒星的引力塌缩的最终结局也是“奇点”。

  我国的艺术品电商行业也不例外,我们同样可以找到这个市场症结的奇点,或者称之为痛点。打蛇要打七寸就是这个道理,倘若找不到七寸就打下去,一不小心就有肯能给蛇反咬一口的。

  一、行业奇点

  我们不可否认,中国的艺术市场逐渐冒出一些苗头,在一些“巨头”的主宰下,已经逐步走向了一种艺术“资本主义”,他们娴熟地利用手中的“资本”,操作着“高价拍品”、“天价艺术家”、以及造假古玩等,利用拍卖加媒体舆论炒作的方式,再以各种金融杠杆,实现“资本”的反转腾挪。

  我们认为,这些现象主要产生原因是几十年来引进的艺术交易制度和我国艺术传统文化之间的矛盾,任何一个新交易制度的产生到实行,都必须经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磨合,西方交易制度已经有了上百年的沉淀,而且是和伴随着西方艺术文化的发展产生的,有一种天然的契合性。

  而我国有着自己上千年的艺术传统文化,一旦背离了传统文化直接嫁接新的交易制度,两者之间本性的碰撞和磨合需要很长时间,而且结果未定,这其中我们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所以,我们要说的是交易制度本身没有问题,关键是这些交易制度里的人有问题,毫不遵守艺术传承的人不搞那些唯利是图的事情才怪呢。

  在掌握整个行业“奇点”的基础上,我们要针对不同的艺术细分产业进行独立分析,结合优势资源进行准确定位,从过剩产能中找出市场的蓝海点、突破点。

  二、市场奇点

  纵观我国整个艺术市场产业体系,在这个交易链条上主要有四个环节,即创作、传播、展示、收藏,每一个环节都有不同的艺术市场参与者,经过几十年的沉淀,每个市场环节中都会沉淀下来一些市场“大鳄”。

  我国传统艺术市场的交易生态系统,以画廊、拍卖会、博览会、艺术经纪作为艺术市场的四驾马车驱动,几十年中一直畅通无阻,打造出了一个以商业利益为先的封闭系统空间。

  正因为他们有了极高的门槛,才导致极高的排他性,商业资本下的商业暴力让很多艺术市场的“潜规则”都不再开放,就像所有的大美术馆几乎都被大画廊、大收藏家所主宰。

  他们用远离公众反商业化模式建立了一个艺术生态顶层圈子,他们垄断了业界八成的资源、话语权和交易额,他们是二八法则中“榜样力量”的最佳体现。

  所以,创作、展示、收藏这三个环节需要很强的艺术专业知识,很难直接切入,但是传播这个环节比较容易突破,随着微博、微信、APP等互联网产品的出现,原有报纸、杂志、电视等垄断性较强的艺术传播手段已经减弱,各种新传播渠道是整个艺术互联网产业的突破口。

  三、电商奇点

  如今艺术电商既然带上了“艺术”二字,必然需要运营者对艺术行业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要知道,仅仅纯艺术类作品,就包括绘画、雕塑、装置艺术、水彩素描、摄影、影像、织毯、版画,还不包括古董、匿名文化财产、家具、陶瓷等收藏品、衍生品。

  而且,每一种艺术品的行业历史、知识、人群等也不尽相同,很难想象一个公司或者项目能够兼容并蓄,将这些一网打尽,因此,一些专注大而全的平台,如淘宝拍卖会、国美、苏宁等运营多年,终未能有所斩获。

  那么,现有艺术品电商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是模式上,还是思路上?

  我们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他们忽略了艺术品、艺术行业中所蕴含的文化属性,艺术品并非一般的商品,而同时具有物质属性和文化属性两方面。

  现在,无论是画廊、拍卖会、乃至当前的一些艺术品电商企业,都在艺术品的物质属性上下功夫,那么问题就会接踵而来,物质属性必然和价格直接挂钩,然后就有了交易,艺术品在某种程度上就成了“财富”、“金融”的代表符号,没有了文化属性,也就失去了艺术品所蕴含的文化传承,艺术品逐渐成为了一些大资本玩家的“玩物”。

  而随之而来的是,人民大众对艺术品“敬而远之”,一方面是价格的“虚高”,遥不可及,另一方,艺术品大多已经成了各种“资本”的玩物,大众也难以接触。

  所以,请问,您在构建艺术品电商的交易流程的时候,考虑过这些问题吗?考虑过艺术品消费、收藏、投资等蕴含其中的经济学规律吗?如果不是,那就是闭门造车,还能奢望有很多人能够上你们的车吗?

  四、需求奇点

  如今的互联网已经演化成为地地道道的传统行业,移动互联网滚滚而来的浪潮才代表着一个新兴的产业力量。

  然而,我们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一方面是艺术品电商哀叫找不到客户,没流量,少客户,另一方面是,由于传统艺术行业的互联网化程度非常低,基本上处于互联网1.0阶段,以信息展示为主,这远远满足不了人们对艺术品交易和分享的需求。

  于是,各种互联网社群应运而生,最初是论坛形式的多些,如今以微信群、微社区等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社群,进一步加剧了民间艺术力量的社群化,打破了原有地域限制,全国范围的行业社群慢慢的结集起来了,几万、十几万人的艺术“社区”、“社群”比比皆是。

  不过,这些社群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问题,活性降低了,单纯是线上的社群交流已经远远满足不少人们的需求,所以,无论是艺术品电商行业,还是艺术社群等新媒体,都要考虑建立自身用户群的线下“奇点”,促进用户之间的互动交流,而且还要形成自身的核心价值观,增加社群的凝聚力,这有这样形式一种“自运营”的机制,才能为主体保持源源不断的输血功能。

  所以,我们从行业上、市场上、电商上以及社群上找到了不同程度的“奇点”,这是做为艺术品电商行业破局的突破口。

  然而,找到点只是第一步,而第二步,是找到更多的城市“奇点”,逐步建立自己的用户“势力范围”,毕竟只有有了庞大的用户,艺术品电商的商业模式才能成立。否则,艺术品电商就只能是成为一座高高在上的“空中楼阁”。

  作者王槄,独立学者,艺术互联网大会主席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