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艺术品市场迷局调查

发布时间:2016-5-23 21:55:02    点击率:572次

一些专业统计数据表明:一方面,中国艺术品市场低迷,成交量、成交价下滑明显,很多画廊拍卖公司纷纷离场;另一方面,被拍艺术品一次次的成交天价,国内买家在海内外卖场屡屡一掷千金抱得宝物归,又在刺激着公众的神经。我国艺术品市场的实际情况究竟“冷”是“热”,让人越来越看不明白。目前艺术品市场存在什么问题,原因何在?未来艺术品市场发展趋势又将如何?记者进行了一系列调查采访。

  低迷市场屡创成交“天价”

  两头“热”而中间“冷”明显

  在2016年5月15日晚结束的2016中国嘉德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拍卖专场中,华谊兄弟(300027,股吧)董事长王中军以2.07亿元竞得曾巩《局事帖》。曾巩“124字”的墨迹为他62岁那年写给同乡故人的一封信,距今已有936年,曾被历史上多位名人收藏。

  无独有偶,4月5日,香港苏富比2016春拍“中国书画”专场中,其中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晚年泼墨泼彩巨作《桃源图》,历经一个小时的竞拍,最终该作品以2.4亿港元落槌,加佣金共2.7亿港元成交,被内地买家刘益谦竞得。这次拍卖价格创下了张大千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

  近年来,一系列艺术品成交价格破纪录的新闻事件,屡屡牵动着社会舆论的神经,给人一种中国艺术品正高歌猛进的态势。然而,近期多家调查统计机构的多份报告却显示出,中国艺术品市场量价齐跌。

  最近出炉的《TEFAF2016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艺术品市场销售额达到了640亿欧元,是持续三年的强劲增长后的首次轻度下滑。但是,2015年中国市场经历了大幅度下滑,销售额同比下降了23%。在2009年至2011年间,中国艺术市场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成为全球第一大艺术市场。2012年,趋势发生了改变,中国艺术品市场销售额一年之间收紧了35%。2013年中国市场开始逐渐恢复,但是销售额增长速度明显放缓,几乎所有板块的艺术品买入都更加谨慎。然而,2015年的下滑比2012年更为严重,主要由美术品拍卖板块销售额的大幅度下跌导致。

  实际上,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很多画廊经营者、古玩商纷纷离场。尤其在江苏、浙江、河南、山东等原先的艺术品交易大省,画廊倒闭的现象屡见不鲜。

  天津师范大学教授、全国首家艺术品鉴证研究所——天津师范大学艺术品鉴证研究所所长孙世圃分析,之所以出现这样矛盾的现状,是因为中国艺术品市场并不是均衡发展的,而是两头“热”中间“冷”,精品和入门级艺术品的需求量和价格都在增长,但是中等、中高档艺术品的价格和成交量大幅下降,导致整体艺术品市场疲软。

  究其原因,孙世圃教授坦言,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从解决温饱到追求丰富精神生活,对艺术品的需求必定会增大,近些年新藏家大量入场,普通消费者也有装饰、欣赏的购买动机,那么肯定会从入门级的艺术品着手,这一现象支撑着中下档和低端的艺术品市场。而随着艺术品保值增值的功能逐渐被公众认可,另一部分资深藏家和财力充裕的机构,自然会着手高端市场,越是精品越具有更大的增值空间。

  精品数量不能支撑“狂飙突进”

  稳定发展的市场才能不跌跟头

  谈到中档艺术品市场的萎靡,天津同方国际拍卖行董事长汪勇坦言,这是在为艺术品市场不正规经营埋单,尤其是前些年的现代艺术品市场被过分炒作,使得这一部分市场行情犹如过山车一般。

  中档艺术品之所以被过分炒作,分析原因,汪勇说: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大的金融和经济环境,导致过多热钱流入艺术市场,追求快进快出,然而这并不符合艺术收藏规律,我们讲通常的艺术品交易,5年一小轮回,10年一大轮回,艺术品不只用来“收”,还需要“藏”,需要长期持有才能体现其增值空间。快进快出在正常的市场中是难以实现的,于是一些黑心商人,以较低价格收购一些作家的书画,互相高价买卖,雇人写大量评论文章,将一些作品价格抬高,再出手去库存,达到短期内盈利的目的。二是,雅贿促使现当代艺术品价格飞涨,由于古代艺术品难以辨别真假,前些年一些行贿者专门购买一些小有名气中青年书画家作品,并让作者本人出具真品证明,这样的行为增多,渐渐地这些作者的作品供不应求,价格自然飞涨,甚至超过了一部分古代名家的作品价格,这是非常不符合艺术品价值标准的。三是,一些艺术品经营者专业能力不足盲目入市,看同行买什么就买什么,跟风抢购。艺术品市场,说到底是要以艺术品的艺术性为价值基准的,艺术品经营者不能只看市场风潮,还要靠自身过硬的鉴赏能力,去发现有潜力的作者、好的作品,培养市场,经营画廊、艺术机构也要有专业性和个性。

  “说白了,有些现当代艺术品根本不值这些钱,近些年中央着力反腐、市场逐渐规范,价格泡沫自然会破裂,这种市场调整其实对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是有利的。”汪勇说。

  近几年,拍卖市场流拍、低价出售的现象十分严重,即便是齐白石、张大千的某些作品,据统计价格也有所下降的,让人一片哗然。

  汪勇解释,这样的现象不能代表张大千、齐白石的作品价格走低,只能说明市面上出现的一些作品质量欠佳,一方面作品的真假要画上一个大问号;另一方面,作品是否是精品、是否有残,这些情况都要考虑到。能够激发藏家购买欲望的艺术品毕竟是少数,而且市面上流通的精品近年来越来越少,因为真正的藏家,一旦买到精品,都不会轻易出售。所以遇到精品出现,在拍卖场上竞价几轮至几十轮都是常事,拍品的成交价格也一次次破纪录。

  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张金明,今年已经83岁高龄,在艺术品市场游历几十年,他总结: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的古玩市场,大体经历了三个历史阶段,一是“文革”退赔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市场上古玩的质量极高、价格低且极少有赝品;二是退赔结束后货源稀缺的萧条时代,古玩商将货品卖空,一些高质量精品捂盘惜售;三是真伪难辨的竞争时代。集藏需求越来越多,僧多粥少,在供不应求的市场规律运行中,不但藏品价格大幅上扬,高仿赝品也乘虚而入。而这也正是阻碍当今市场发展的最严重问题。“毕竟古玩是先人几千年来的文化遗存,它不可能是源源不断的,精品只能是越买越少,不足以支持无限扩大的消费市场。如今的古玩市场,赝品和"坷垃玩"居多。”什么是“坷垃玩”,就是那些残次品、不具收藏价值的东西。所以他奉劝那些新入行的藏家,别再梦想什么捡漏了。

  去伪存真 讲求实证

  是发展的康庄大道

  在采访中,几位专业人士反复提到艺术品市场的造假问题。

  张金明坦言,如今市场造假的方式越来越多,曾经一家拍卖机构请他去鉴定一对圈椅,第一眼老黄花梨无疑,第二眼发现,这对圈椅是用一把椅子的零件混入新木料拼成两把,还好仔细观瞧了。在假假真真的市场中,目前只能靠业内古玩商和投资集藏者的眼力、财力、魄力来仔细判断。用知识和经验武装自己,细心学习,多看少动,一旦确定是真品,就要根据自己的财力,果断出手,最好多说“多亏了”,少说“早知道”。他建议藏家买就要买精品,财力不够,可以买小件的精品。

  虽然“赝品”并不是当今社会才出现的问题,但是它的确是当下艺术品市场的顽疾。尤其是艺术品的功能从收藏发展到金融领域,它背后所涉及的资金和产业链越来越庞大,这个问题就不能视而不见了。汪勇建议,相关法律应修改关于“拍卖机构”对作品真假不做保证的相关法条。

  一直以来,辨别艺术品真伪大多只能靠经验,如今,科技日益发展,艺术品正逐渐向着实证科学方向发展。2015年11月9日,天津师范大学艺术品鉴证研究所成立仪式在天津举行。艺术品鉴证研究所由中国检验检疫学会和天津师范大学共建,作为全国首家艺术品鉴证研究机构,将助推艺术品鉴证质量溯源体系建设。

  孙世圃教授介绍,将实证科学应用到艺术品上,就像是为艺术品测绘出DNA序列,虽然还不能百分之百准确,却可以大幅提升准确性。例如,对同一作者的画作,其油墨、纸张、印章材料进行分子级别的检测,对笔触的浸润程度进行显微检验等。这些勘察从经验科学的宏观采用集纳进入到微观系统。目前,研究所开始着手建立中国字画鉴证系统工程。不过目前也是有一些难题,例如一些古代遗存,其本身是真迹还是高仿就有争论,且数量很少,那么提取“DNA序列”就会有困难,所以为现当代字画建立数据库是首要任务。

  此外,对于艺术品市场赝品横行的现状,国家也着手加大治理力度,2016年1月18日,文化部部长雒树刚签署文化部第56号令,公布了修订后的《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于2016年3月15日起施行。

  孙世圃说,修订后的《办法》较前一版本,违规处罚条例增加了二至三倍,新《办法》进一步理清了各管理机构的管理范围,对艺术品市场实行全方位内容监管,将网络艺术品、投融资标的物艺术品、鉴定评估等纳入监管领域。艺术品经营单位应买受人要求,应当对买受人购买的艺术品进行尽职调查,提供能够证明或者追溯艺术品来源的证明文件,且保留材料五年以上。这增加了艺术品经营者对保证艺术品质量的相关责任,从而促进市场有序发展。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