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彬
刘尚
宋静亮
初中海专栏
张凡峻
方宪军
田百顺
丁再献
高清磊
吕学海
刘文海
李平
缪伟国
袁大川
王祝之·王南
荣润
李荣生
伊和君
杨涛
孙兆成
顾奇峰
殷允功
邹贻让
李秉檀
冯占奎专栏
刘星
王孔华
朱德福
朱全增专栏
娄本忠
董二源
刘传训
张继涛
吴玉田专栏
樊明朝
妙莲
武勇
赵大郡
唐志珍
龙则霏
高远龙
了尘
徐曙光
梁军
伯鸿
秦元增
苏继彬
徐立业
王思懿
唐迎春
李念东
王义平
雁廷
程国治
高亢
关耀久
刘祜
魏茂露
杨波
曹玉梅
张亚
宋霞
王志刚
吕洪生
张勇
石巍
白军正
张成泽
陈国祥
周末
牛庆谋
高岱专栏
李珂钧专栏
刘兆鸿
张学刚
刘光达
李炳武
赵清国
白晓
王传友
孔宪华
刘亚东
周强
党晓冬
徐玉华专栏
程乐静
刘扬
栾艳华
徐磊
孙文松专栏
刘化雨专栏
于洋
刘志红
徐世立
崔士英
刘玉璞专栏
曾昭明专栏
夏广怡
寿一峰专栏
王平
宋庆国
晋葆良专栏
房军
赵德勋
王建明
朱春湖
陶古专栏
郭执铨专栏
张乐毅专栏
李稼夫专栏
黄彬
高月塘
薛伟东专栏
刘岩
孙敬会专栏
李光新
张兴华
张伟宁
吴越
王胜华专栏
郭英培专栏
杜仲增
徐康专栏
张克华专栏
赵圣燕
张仲亭专栏
王立志专栏
胡伟东
魏杰
李伟
李丽
张旭
刘春宏专栏
张跃进专栏
陈乃斌
王玉殿
陈惠东
曹立华
王旭东专栏
朱学达专栏
杨枫专栏
程风子专栏
董广鲲专栏
孙墨龙专栏
尹延新专栏
李崇庆
陈凤玉专栏
张洪源
李广平
韩学中
南海岩
卢禹舜
赵佑铭(执白)
郑培靖专栏
荀士
倪惠明
杨晓阳专栏
何加林专栏
张望专栏
李翔专栏
袁武专栏
徐永生专栏
宋丰光专栏
曾先国专栏
赵卫专栏
何家英专栏
马海方
王小晖
岳海波专栏
梁文博专栏
史国良专栏
孔维克专栏
梁占岩专栏
路永仁专栏
白云乡专栏
老圃专栏
周逢俊专栏
张志民专栏
王伟专栏
田黎明专栏
范扬专栏
满维起专栏
苗再新专栏
王阔海专栏
冯远专栏
王明明专栏
唐用力专栏
陈全胜专栏
孙庆春
徐鲁白专栏
王雪峰
赵建成专栏
王镛专栏
刘二刚专栏
潘公凯专栏
张复兴专栏
龙瑞专栏
何水法专栏
霍春阳专栏
孙其峰专栏
刘大为专栏
蔡超专栏
卓鹤君专栏
吴泽浩专栏
项维仁专栏
石倩专栏
范奉存
杨力舟专栏
张宏宾专栏
郭志光专栏
贾又福专栏
程大利专栏
王有政专栏
萧维永专栏
杜滋龄专栏
吴山明专栏
刘国辉专栏
郭怡宗专栏
石齐专栏
丁宁原专栏
范曾专栏
蓝立克专栏
贾平西专栏
于志学专栏
曾宓专栏
刘文西专栏
喻继高专栏
方增先专栏
杨之光专栏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油画资讯

浙派油画的艺术担当

发布时间:2016-4-25 9:14:14    点击率:810次

对潘鸿海而言,忆江南是他一生画不尽的江南忆。

  人们看到,五十载春夏秋冬,潘鸿海永不歇息地在油画布上挥洒热情,从以前的《姑苏行》《江南行》《绣江南》到眼前正在创作中的《国学大师》《良渚文化》……竟如此专注,如此投入,痴痴地长久地沉淀于本土,以近乎于问道者的执着、工匠式的虔诚,编织营造着他的一帘水梦,在清澈碧影中演绎生命的涟漪,在喧闹拥挤的画坛唱彻江南牧歌,逐渐从量的积累开掘出自身的艺术母题和艺术语言图式符号——浙派油画。

油画《银杏树下》

  何为浙派油画?

  “浙派人物画”在国画人物画坛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它曾经有领风气之先的辉煌,如今仍然是中国人物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源于潘鸿海早年就读的中国美术学院。由于它所具有的深厚的文化内涵和技术含量,也由于它以一个文化艺术氛围浓郁、历史积淀深厚、体量庞大的教学结构为后盾,它具有巨大的辐射力和吸引力,深刻地影响着社会,这是任何其他画派无法比拟的。

  与此同时,潘鸿海以中国画写意手法表现写意人物风景油画,在风格各异、学术思想也不尽相同的中国庞大的油画行列中,以自己独具代表性的作品和学术观点,延续和发展出“浙派油画”强大的生命力。

  潘鸿海记得:那是1983年,他赴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讲学,从纽约、洛杉矶到旧金山,看遍了世界名画。用卖画的美元背回了两只箱子的画布和颜料,也带回了信心:“我得到了启迪,我要做一个中国的油画家。一个成功的画家一定是画自己最熟悉的题材。所以,我要坚持画江南。”

油画《水乡一角》

  潘鸿海又选择了难上加难——用油画画江南布衣,画江南土地。

  他问:提起江南你会想到什么?是“堆金积玉地,温柔富贵乡”,还是“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抑或是“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他感叹:随着现代工业文明步伐的推进,记忆中的小桥、飞檐、黛瓦……正在一点点消逝,不远的将来,纯粹的江南也许将无处找寻。

  我看见潘鸿海笔下所演示的人物精神,十分平民化,弥漫着通俗、健康、明朗的韵致。虽带有田园主义的理想化倾向,然而那梦却分明真切到可以触摸。

  潘鸿海画布上的表征以水乡的婉约豪放精雅并见,多在叙事抒情之间,多在诗经、乐府、雅调之中,思而无邪,一咏三叹,有来自生活本身的朴美。

  他画水乡,不累,甚至有一种如画面之上波光粼粼的快感。从天际线开始的,黛瓦白墙,石桥水岸,一层层地落下来,那笔总把门楣窗扉、瓦苔墙草的细节依次带来。水乡的气息很快就造了出来。等到描绘水面之时,那既是尾音,也是高潮。波光摇曳的倒影带着一种现场发生的喜悦,把水乡点染得清新生动,那水光的涟漪几乎是自己跳到了画面之上。

油画《西塘一角》

  检视潘鸿海走过的水乡之路,我们也许会发现,有时倒也要有一点如他这种埋头拉车的精神,回首之间,路不就在脚下吗?如果说《晚归》这类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在画法上还明显带着那“茫然”胎记的话,那么经过“红肚兜系列”的单纯走向鲜明成熟,时至今日以《良渚文化》中的人物、景色为对象的创作,也日渐显示出其作品可贵的美学和文化意义。

  潘鸿海当然知道,画好油画布上的江南水乡题材很难。

  痛苦折磨,艰辛探索,痴心不改——潘鸿海画油画依然,画江南水乡依然。《幽幽庭院》《江南春雨》《寻常巷陌》《良渚文化》《国学大师》……一幅幅唯美、温情的“浙派油画”永远定格在那里,并将随着岁月愈演愈浓。

  来源:浙江日报

画家|书画|名家|润格|号外